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玩具小梨

时间:2018-01-13
「小梨」是个有钱人家的孩子,长的白白嫩嫩的,身材也不错,但是「她」现在是我的玩伴也是我的玩具,至于我们的关係,其实很奇怪,明里什么都不是,但是单独在一起,我们就抛硬币来决定谁是谁的玩具。好像如此开心混乱的游戏也很不错。
我家住祖屋离我上学的清水大学比较进,于是我就一个人住在这里,小梨是隔壁的邻居,她也是清水大学的学生,是我的同学。虽说是邻居,其实相距也不近,每次上学都要路过我家门前的,于是我们就有机会一起走,这天放学,我和她一起走到我的家门口,她提出要去我家参观,我的个人习惯还不错,就叫她进来玩,屋子不大确五脏俱全,她看到我的厨房的时候,突然说自己家的厨房的灶具出了一些问题,想在我这里做东西吃饭,我也不好拒绝一个我很喜欢的女孩子,便应承了下来。她招呼我到山下大学的超市里去买些肉和素菜,我就把她丢在了家里。
没有想到的是,等一个小时后我回来,她发现了我的秘密。
我是个smer,其实是不是应该称我smer,我自己也定义不清楚,我有喜欢把自己的禁锢起来和禁锢玩弄女性身体的倾向,实际上,也有装扮成女性的倾向,我想我是有些变态的吧,我把这个秘密藏的很深。
虽然因为我们加因为遗传,几个孩子都长的相当的秀气(托妈妈的福),而只有我是男孩子,所以小的时候家里人都喜欢当我是女孩子养,我的性格也变得拘谨和软弱了起来,另外在内心深处却也存在着强烈的叛逆,这样的心理上的矛盾也促成了我现在奇怪的身状态。
她发现了我偷偷私藏的姐姐的制服,内衣,还有衬衣,还有种种,也发现了我给自己的捆绑的绳子和自製的各种拘束具,还有电脑里的sm小说和小电影,她看到我的时候拿着这些东西似笑非笑,我一时间就慌掉了,她笑笑,什么也没有说,怪笑着跑到厨房把门锁了起来,我无能为力,只有想怎么来解释这些东西。
吃饭的时候我沉默的可怕,气氛相当的压抑,不过她好像也没有生气,只是眼睛离带着捉摸不定的笑意。终于吃完了,我在送她出门的时候她问我要不要去她家里玩,在犹豫和好奇的双重压力下还是止不住脚步的去了。
她的家在里我家步行10分钟远的山腰上,风景很好的一个精緻的小楼房,唯一欠缺的就是人的感觉,用小梨的话说,她不喜欢很多人在一起的,所以整个楼房没有一个佣人,当有事情的时候就电话请爸爸公司里的人来帮助自己。我看着周围茂盛的野草突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当我进入她居住的房间的时候,就完全傻掉了,她的房间里贴满了她cos 的照片,都很漂亮很漂亮,我看大哦这里第一觉得她好美,她灵气十足啊。为什么以前没有这样的感觉那?
我讚歎她的cos 的照片是多么多么的好看并且在自信的欣赏所有的着照片的时候,我发现了一张照片的一角,竟然是一个没有四肢的女孩子在笑,那个女孩不就是小梨么??只是身上没有小腿和小胳膊了,脚也没有,像个放到的石膏模型,再往下找还有关于美人鱼的照片,也是她,那完全是没有腿的感觉,就是鱼的身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小梨也出现在我的背后,说到:
「我的秘密也被你看到啦,我们公平了!」
「你~~你也喜欢sm~~~???」
「你说呢?~~~~」
不知道为什么,从这个时候开始,我的心就燃烧了起来感觉一种莫名的喜悦,她似乎也能读的懂,她笑着神秘的说:
「想去看看我的秘密基地么?」
我们来到了她的卧室,她把床侧的一个小按钮一按,床就升了起来。她移开了一个支撑用的木桩,从平整的地板上神奇的升起了一个方门,一个斜斜的梯子出现在我们面前梯子不陡我惊歎的看了看小梨,她叫我跟上她下去,眼前是一个长长的通道,大约有几十米的样子,她的手在墙上摸了一下,整个通道就明亮了起来,走到通道的尽头,她打开一扇厚重的铁门,就到了一个大大的房子里,房子里铺满了白色的瓷砖,4 面的墙上还有很多小镜子,其中几扇还可以清楚的看到要到这个密室必经之地的景像。密室是六角形的,有3 个教室大小,天花板的架子上面点着那种很亮的演出用的灯,整个空间非常的明亮。在空间一角还有一个一人多高的玻璃大水缸等东西,还有一些我没有见过的大罐子,还有一个角落里面还有一个手术台和无影灯,无影灯的旁边还有一个妇科检查用的椅子她拉我到手术台的床边~~往上面一坐,拍了拍床说:
「这里不错吧??在这里就不用躲躲藏藏的了,想玩什么都行。」
「你是怎么搞到这些的??」我惊讶道。
「这个是秘密,以后再告诉你。既然来了,今天就陪我玩吧!」
我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本来就兴奋不已,更多的是惊歎,这个小梨实在是太厉害了,
「那我们玩什么呢?」
「今天你第一次来我这里,我又是主人,那今天就玩你好了。」
「我???怎么玩?」
「哎呀,你当m 啊!真笨!」
「不是吧??你还好这一口?当女王??」
「要是你不是男的呢??我可对男人没有兴趣!!」
「你是拉拉啊,那你找我干吗?」
「哎呀,你废话这么多干吗?来不来么?」
「那。那好吧,但是我是第一次和别人玩,你~~你别太狠啊。」
「哎呀,我有分寸!」
她带我打开了密室里的另一道门,里面竟然是很多女孩子的衣服,而且都是像罗莉塔的华丽的裙子,我眼睛都看花了了,突然我闻到一阵香气,脑子就混沌了起来,眼前变的漆黑了。
我感到头有些胀痛,眼皮很重,但是,我知道我醒了。不知道过了多久,胀痛渐渐的消失,感觉力气又回来了,只是,坦然感觉到,身体有些不对。
「你醒了?早上好啊」
这个声音,啊,为什么我听到了自己的声音,我,我什么都没有说啊。我睁开眼睛,发现眼前站了一个俊俏的男孩,这个男孩儿竟然就是我自己。
「啊~~」
我惊愕的叫了起来,突然发现自己的声音不对了。竟然是个熟悉的女孩子的声音,我坐了起来,突然感觉胸前一阵下坠感,卷卷的头髮披了下来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软软大大的胸,还有自己的身体,
「你不用看了,你变成女孩子了。」眼前的「我」说道
「你,你是谁,怎么有我的身体!」
「傻瓜!是我啊,我是小梨,我们的游戏就是交换身体啊,你用我的身体来享受女孩儿被s 的感受啊,感谢我吧,你终于变成真正的女孩儿了。」
「啊!?小梨!我,我变成你了???到底是怎么了,我们怎么会交换身体??怎么换回去啊?」
「换回去干吗?我还想当男生好久了呢」小梨嘟囔着,「傻瓜,这个是暂时的!!我在我们的身体里植入了一块芯片,通过这个~~」她指了指手上的戒指,「这个是转发器,其实我们只是通过无线电交换了一下神经信号,真正的你还是在你的身体里,我也还在我的身体里,只是暂时的换一下。但是现在既然交换了身体,你就是」小梨「,而我就是小雷。」
不知道为什么,小梨用我的身体笑的是,感觉非常的好看,以前在镜子里看自己,感觉好像总是开心不起来,想到这里我突然癡了。「小梨」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我突然觉得身上凉凉的,才发现,自己竟然是裸体,那边的「小梨」的鼻血,突然就是流了出来,「小梨」也发现鼻血流出来了,手忙脚乱的擦了起来,其实真正窘迫的是我,我可是第一次看和摸身边的女生的身体呢。软软的嫩嫩的,没有什么力气,纤细而且感觉有韧性
「死变态,看够了,摸够了??」「小梨」捂着流血的鼻子,从身边丢给我一件衣服让我穿上,我穿上以后才发现竟然是一件很可爱的吊带小睡裙,裙子只刚刚盖住屁股,但是纯棉的白色小碎花蕾丝小裙子把这个身体显得可爱而且性感。而这个时候我才很认真的打量起那边的「小梨」,她穿了一件有些华丽的西式花边衬衫,头髮洗过了,不知道怎么弄的非常的飘逸,软软的垂着,下面随意的穿着一条休闲西装裤,裤子好像有点长,所以她最好还是穿了一双黑色的女士高跟鞋,只有这双鞋让他变得有点不伦不类了。
她看我穿好了衣服,又拿了一个手绢,帮我把后面柔软的卷髮繫了起来,让多年单身生活的我突然升起一阵温暖,好像哥哥照顾「妹妹」一般。曾经我是多么希望被人照顾啊,可是爸爸妈妈都忙于工作,姐姐们后来都没有和我在一起了。我小声的说了句谢谢,「小梨」竟然摸了摸我的头。
她拉着我来到上面的卧室里,我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突然觉得一切是如此不真实,眼前的女孩儿带着淡淡的忧郁,安静而且充满了古典气质,我转头看到那边正在发短信的「小梨」,帅气,华丽而且阳光,我甚至模糊的觉得这样才是我们真正的自己吧。小梨发完了了短信看到了我在看他,嘴中发出「啧啧」的声音,然后感歎道:
「小雷啊,你要是真的是个女孩儿一定是个绝代的尤物,这气质放在女孩儿身上实在是,实在是我完全没有办法认为你是男生啊!!」
我的脸又红了起来,像熟透的套子一样可爱,这次小梨没有流鼻血,她高兴道:
「不应期终于结束了!!」
这话,听的我愣愣的。
「好了,既然原计划是玩你对吧?」
「嗯。」
我有点没有反应过来,傻愣愣的「嗯」了一声
「那么我今天打算装扮一下你,你跟我来吧!」
「小梨」把我带到了院子里,说今天值得纪念,用相机给我们两个合了几张影,现在我变成了女孩儿,什么都不会,只有傻呼呼的任凭小梨摆弄了。照完像,她拉我回到了密室
「那么既然是装扮,你就要听我的,反对是没有用的~~我自己的身体我知道!」
「小梨」严肃的对我说,看上去像个女王,但是她装出来的一本正经很可爱,她最后放弃了尝试对我凶,其实她就是凶不起来,这个我知道。
她让我坐在妇科检查的凳子上,把我的手脚还有身体都固定好,她继续说:
「其实我一只想在自己的身上装导尿管,然后不取下来了,但是装临时额太容易感染了,所以我要装个永久的,但是装上去又会疼,现在有你在实在太好了!!!」
我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样就不会很疼了」,说着,她就带着手套开始做「手术」了
她在抚摸我的下面,麻麻痒痒的感觉,随后竟然身体就开始热了起来,感觉身体很空盈,需要什么来填充,我感到迷乱和无力,现面我知道已经湿润了,甚至当她的手指插入的时候我竟然不由自主的想把那个指头吸进来,她的脸竟然也红了起来,傻傻的看了一会儿,突然好像想起了正事,她打开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到一个条状的东西,在我的视角看不到的地方摆弄了一会儿,她突然说:
「要开始了哦。」
我只感觉有个有些硬的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我努力夹紧,但是于事无补,它入侵的时候有些疼,接着好像突然穿过了什么似的,滑了进来,然后慢慢的变粗了一点儿一个力量往外一拉,然后好像「啪」了一声~~这个只是我脑子里想象中的「啪」的一声,那个东西好像卡在了什么地方,然后没有任何力量作用在那个东西上面,它只是变的更粗了,我感到越来越疼,和同样是下面被小梨顽皮的手指插入的感觉混合在了一起,实在是说不出的感觉,好像吃辣椒吃的辣的抽风却仍然闲不够辣一样。
小梨把手套脱掉,用手绢给我擦擦汗,摇起了原本半躺的椅子,又给我餵了一些水,我的鼻子里,女体的体香和下面淫靡的味道,还有淡淡的尿的气味夹杂在了一起。小梨辣起一根管子,把夹子一鬆开,一道略略有气味的液体就流了出来,然后她轻轻拉了拉管子,我感觉有点疼,她哈哈的笑了起来。她把夹子夹上,我原本排尿的感觉突然消失了,她没有鬆开我,和我讲了一声就到上面去找冰箱里的果汁去了,我鬆懈的靠在背后的椅子上,任凭椅子束缚着我,竟然有一种安心的感觉,刚刚跳起性慾正在慢慢额冷却,这个身体太虚弱了,我感到有些疲倦,竟然昏昏睡去。
我是被小梨用冰果汁冰醒的,我醒来的时候发现她正在给我上一个比头还大的项圈,朦胧的醒了,说这么大的项圈没有用的,她说这个项圈是可以缩小的,而且如果不强行拆除是拿不下来的。
她给我餵了以后果汁,我的身体还很虚弱,烂软的躺着。小梨用吹风机吹这个大号的细项圈,很快,项圈竟然开始变化了,越来越小,变的有镂空,有花纹上面还有一颗漂亮的宝石,小梨小口的我给我餵着果汁,虽然我不能动却很享受这样的感觉。等我喝好,小梨拿出了一个有橡胶螺纹的棍子,一头是圆的,另一头是有一个圆形的凹槽,她把圆的那头在我的下面蹭了蹭,一下子从下面戳了到身体里,身体的空虚感立即被填满,棒子插的很深,好像一头已经到可子宫,她没有把棒子拿出来。很熟练的找了一些道具给我灌了肠,看来她经常做这样的工作,把肚子里的髒东西都排的差不多了,然后她找到一个从胸到盆骨的紧身束腰,她把约束的搭扣都搭好了,并用几把小锁把搭扣锁好,小锁藏在搭扣旁的小袋子里,一把都看不出来。
她解开我的束缚,称我无力把我的双手固定在天花板上掉下来的锁链上,这样我刚刚好可以站立着不会摔倒,很快,原本宽鬆的紧身衣开始收缩,大约3 分锺我就发现了这个紧身衣的可怕,腰被束缚的缩小了将近1/3 ,感觉内脏都挤压到一块儿去了,呼吸也只能浅浅的,身上冒着汗,睡衣在刚刚被从椅子上放下来的时候就被小梨给脱掉了,我估计现在的腰细的近乎折断了,原本小梨的身体就不胖。小梨有找了一条很小的金属的贞操带,上了充气肛塞,把下面的肛门封闭,又把那身体里的棒子和带子连接到了一起,把导尿管穿过带子傻瓜的一个小孔,这样绕过屁股就把下面的孔洞完全封闭了起来。上面贞操带又和紧身衣通过一圈儿扎实的卡口连在了一起,我知道,想脱掉是非常困难的了,而且不能吃东西了吧。
这些都穿好了,小梨找到一个大针管,向下面的某个孔里注水,很快我就发现我的肛门和子宫都被填满了,我的呼吸更加的浅,虽然不疼,就是有一种强烈的束缚的快感,感觉自己好像是实心的,紧绷的。小梨看了看我,还不满意,又找了两个乳房样的真空杯,连上抽气机,然后把我的两个雪白的好像兔子一样的少女的乳房吸进那两个杯子里。乳房上好像抹了什么胶一样却润滑的东西,吸了上去就感觉好像长了上去一样,她扯了扯发现很紧,她断开气喉,两个胸直直的挺着,小梨又用卡槽把乳房上杯子的根部和紧身衣连在一起,这样一套就全了。
「在我们没有把身体换回来之前,这些东西你要一直都带在身上除非生理需要什么的。」
小梨轻声的提醒我,我在无力中感到了一种被改造的快感。
小梨放开我。我知道要是没有钥匙,我是脱不下这一身的东西,浅浅呼吸的我累极了。一鬆懈下来就睡了过去。我醒来的时已经是下午了。我睡在小梨的卧室,我不由自主的看向小梨cos 美人鱼和雕像的照片,身体的束缚感让我多了一丝安心,快感和羞耻感。
小梨看到我醒了,给我找了一身小套装,时值入冬,天气还是有些冷的,小梨说要带我上街买些东西,她给我找了一件宽立领的毛衣,雪白的脖子上漂亮的镂空项圈看上去可爱,高雅,里面除了束缚的一套,在这一套的里面面还有穿了一套很正规的内衣,小梨小心的给我穿好了衣服,看上去没有什么破绽然后小梨也换了装束,竟然开始把「我」的身体打扮成女生的样子。好在我也不丑,但是实在是没有想到那些看上去头皮发麻的瓶瓶罐罐在她手里,把那些东西弄到我的脸上就化腐朽为神奇了,她把我的脸型改的纤细了些,漂亮秀气的眉毛和一双电眼,还有假髮,于是一个漂亮的「女孩」就出现了,当然代价是弄了快两个小时,我的脸上也被小梨画了淡淡的装,看上去纯净可爱,但是这近2 个小时的漫长而且异样的等待让我觉得还是男生好,没有这么多的麻烦,难道我的姐姐们都不用化妆的??我印象里家里的姐姐都很少化妆的。
我的身体很胀,脚上穿的是秀气的小皮靴,但是小梨在我膝盖偏上的位置给我的弄了一个限制步幅的东西,看上去像加大的脚镣,只是薄一些,大一些,连接的铁链也短很多。小梨弄好了以后让我走两步,我和不习惯差点摔倒。她却哈哈的大笑起来。从她开始打扮我就安静的坐在床上看她弄我的身体,小套装弄好以后,膝盖部位的限製器实在是不合适。最后,小梨还是决定拆下来,也是两个娇艳的「女孩儿」就出门了。
我走的非常的不自然,因为从来都没有尝试这样被塞满了的走动,从山上到山下,小梨的身体敏感的让我全身都十分的紧张,但是我很享受被限制的包裹的感觉,甚至在害怕露馅儿和不自然之中还要学着女生摇着屁股走出媚惑的步姿,下面不停的摩擦甚至感到全身的无力,小梨也发现了我的异状,笑的神神秘秘的。一把用手搂住被缩进1/3 的小腰手指还不满分的探着,小小的游走,我的身体更加的炙热和迷乱了起来,这样的感觉让我紧张甚至慌张,就怕被街上的额路人看到。特别是这个小套装完全灭有可以把脸遮上的东西,我后来一想。决定把脸埋在「小梨」的身上,但是,「小梨」用的是我原本的身体啊,即使是被化妆成女生,但是怎么说也还是一个正常的男性身体。当我暧昧的抱在自己的身上以后,小梨竟然啊的大叫了一声!!
「这是怎么了?我的下面在跳!」她脸红的对我说!!!
我们在就近的肯德基找了一个位置,两个漂亮极了的女孩坐在一起,虽然暧昧的程度看上去近乎妖异,但是没有人想破坏此时的美感,我紧紧的想和小猴子一样从正面抱住她,头搭在她的左肩上,我少女的长髮很好的掩饰住了她的嘴。
「就是你们男人的那个东西在作怪,现在直直的立起来了,以前我用假的,今天终于知道真的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奇怪,为什么越挺越难受,却越挺越有快感啊。」肯德基的一个男服务生害羞的给我们送来食物,小梨嘟囔着:「麻烦帮我们打一下包。」我第一次发现男生可以这样窘然,我回头望了一下他,他看淡装修饰的小梨脸的时候,竟然愣了一下。可乐都洒了出来,他发现了以后连忙道歉,用着我的身体的小梨皱了邹眉头。也没有等服务生给我们调换新的,抱着我扬长而去。我们打了一辆的士到了学校的门口,我的身体也躁热了起来。我们两个慌不择路的逃回小梨的家。
在地下室,小梨脱了裤子,小心的观察着我的身体的下体,那东西耀武扬威挺着,流出来的液体让头部亮的块赤红的美玉,她忍不住的用手去抚摸,给她恩快感让她满脸通红,她的眼睛变的迷离了起来,有,有什么办法帮帮我?你是男孩子难道没有办法么?她手上的动作越来越快,我用的小梨的身体虽然一直有东西填充着我的下面,让我感觉到快感,但是实际上,男人的性快感一旦来到要比女人来的猛烈的多,当然去的也快。我看着我自己的下面,也有种异样的感觉,一种强烈的羞辱感淹没了我的心头,我的眼睛也迷离了起来,我驾驭着小梨的身体,虽然下面的身体被填满,但是我还有上面啊。
我像只觅食的小猫一般爬到了小梨驾驭的我的身体的前面,张开樱桃小口,温柔的把我自己的下体含在了嘴里,其实我的个人卫生做的不错,除了有刚刚分泌出来的粘液的腥鹹的味道,并不臭,腥鹹的味道在我的嘴里刺激我着我的感官,我感觉现在的女体竟然热的发烫了。小梨的眼神已经迷乱了,也许是因为以前习惯了自己是女生时候的快感,我想想那狰狞的如同愤怒的玉石一样的棒子,一块雪糕,但是舔上去的时候还是格外的屈辱,但是,但是越是用心的想去品味那棒子的感觉,身体里的火焰越是像爆炸一样蔓延开来,我突然觉得也许就这样舔着也是一种快感吧。
小梨驾驭着的我的身体扭动的,手无助的到处乱摸,最后直到摸到了我的头,小梨不由自主的晃动着我的头,让玉茎插的更猛烈更深,我全身软的如同池塘里烂掉的泥巴。身体被头带动,头则被我自己男性的身体的手用力的摇动这,迎合这那个身体的用力的冲刺。那边的小梨大约已经没有了爱惜自己原本的身体的意识了,只想发洩自己的慾望。随着速度越来越快,我几乎喘不过气来。失去意识的小梨被我的身体主宰了,她只是让我的身体大力的扯掉了我身上外穿的衣服,她的手在我穿着紧身衣的身上游走,可是我已经没有任何力气了,软软的像个充气娃娃被小梨拎起来放在床上,压了上去,手到处摸和捏,我尚有一丝清明的心,被无尽的慾望淹没了。
我醒来的时候~~身上的紧身衣已经不见了,全身光溜溜的躺在白色的床上,身体被固定的一动不动。我睁开眼,看着天顶的镜子,地下室里没有人,我感到疲劳极了。想来自己现在这个样子只有小梨知道是怎么了吧?
「卡嗒卡嗒」高跟鞋的声音由远及近,在宽阔的大厅和走廊里迴响着,我突然感到了一阵寒意~~~~~
随着高跟鞋的走进,我费力的抬起了头,眼前的「我」让我一阵眩晕,小梨看来真的太有让我的身体女性化的倾向了,她用了我男性的身体上套了一身暗红色的洛丽塔的蕾丝边蓬蓬裙,黑色网眼的长袜,黑色的蕾丝边,结着可爱的蝴蝶结,我修长的身体看上去可爱极了她摇动着我的床,让我半坐了起来。她优雅的转了一个圈,用我还不太成熟的声线问到:
「怎么样?好看吧?」
「嗯,好看,你怎么会穿这个??」
「呃~~~我们~~~~做爱的时候,那套衣服弄髒了,我没有别的衣服,而且,其实你也觉得你穿女装的时候很漂亮吧,嘿嘿,我也觉得你挺漂亮的。」
「嗯,那你现在打算做啥??」
小梨从随身的淑女小包包里拿出一块秀气的怀表,看了看,
「好吧,我们的都玩了这么长时间了,我来玩你做女孩的最后一个内容吧,然后我们交换角色吧,不过,你还真的很合适做女孩子呢,看上去这么温柔娇弱,嘻嘻,真不想换过来啊。」
我先是有点高兴,后面就有点汗了,毕竟我不可能真的和小梨交换身体,因为sm只是生活的色彩,一种游戏,不是生活的全部,小梨也是同意这样的想法的,我是这么感觉的,也许是因为我们交换了身体,也也许是一种默契,或者是一种共识,没有说,但是我能理会她的想法,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明确的感觉。同样,我觉得自己似乎面对她的时候,有一种淡淡的感情,现在,却变的更加强烈了。
「那游戏的内容是?」
「树脂人性」
「唉?」
「你先睡一下,晚上我叫醒你,嗯~~我鬆开你,你先吃点东西吧!」
「嗯。」
我被小梨解开,小梨用温柔而且专业的动作为我鬆弛身上有点僵硬的肌肉,她为我準备了一些水果。还有牛奶,我确实是饿了,吃了一些。在小梨对我舒服到极致的按摩中我沉沉的睡去了。
「起来了,我的懒虫小女奴,时间到了哦!」
我睡的正好,迷迷糊糊的就被小梨拉了起来,她把我拉到了浴室,用温水给我洗澡,她给我洗澡的时候好舒服。直到给我灌肠,她把我拉到地下室的一个有妇科手术椅的房间,然后固定好我的身体,然后用手指沾着不知道的凉凉滑滑的液体弄着我的下体~~~最后直到入侵我的菊穴,我突然刺激的惊醒了过来,我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她看恶劣我一眼,并没有停。
「我要先洗乾净你的身体里面。」
她随手拿了一个口球塞到了我的嘴巴里,然后开始了更加严重的动作。她先用温水给我灌了肠,我睡了14个小时以后,食物基本都到了小肠的末端和大肠,她灌了7.8 次,灌到完全都是清水了,然后又用一种不知道的粘稠的液体灌肠,随后塞进了一个小探头一样的东西到我的肛门里,我能感觉的到那个东西进入了我的身体随后越走越深,我也渐渐被弄的再次疲倦,又半梦半醒的被她摆弄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感觉好像有个什么东西要从胃里出来,惊醒了过来。只感觉有个东西慢慢的从我的食管爬了上来,最后我忍不住想呕吐却什么都呕不出来,最后她拿掉了我的口塞,从我的嘴里拽出了一个管子,管子先开始只有小拇指那么粗,后来竟然拿有两个大拇指那么粗,她在这头操作了一番,然后接上了什么又往回拉了一段儿,一个刚刚好可以阖上嘴含住的小球在我的口腔里,她一个小管子给口球充气,于是,食道里举膨胀了起来,还好是后来她又给我餵了一些麻醉的东西,除了麻,已经没有呕吐感了。
她用绳子把我的下巴和头部牢牢绑住,我也陪护的不张嘴,然后她竟然在我的嘴巴里灌入了一些生物胶水,凉凉的薄可。薄可味的,过一会儿,我的嘴就完全张不开了,两片嘴唇都粘在了一起。搞完了这个她捏住我的鼻子让我呼吸,我先前还很还怕,可是发现竟然可以呼吸,这时我恍然大悟,原来空气是从肚子里的管子流近来的。于是她又给我堵鼻子,也是用充气的东西和生物胶,于是我的上面的孔洞就完全失去了原有的功能。不一会儿,耳朵里也被塞了东西,原来是无线的入耳式耳机,这个东西可以连续工作一个星期,还在我的脸上刷上了生物胶,给我带上一个服贴的透明面具,我感觉我的脸就像装上了一个壳。下面我透过面具虽然可以看到,但是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嗯嗯」的声音。
小梨在我的直肠里也弄了一些充气的东西,还有一个肛塞,管子穿过肛塞,一只眼神到我的视线之外,好在呼吸没有任何问题,小梨拿起关在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后开始折腾我的尿道了,好在已经有一个永久的导尿管,只要接上外接的无菌管子,打开开关就好了,然后是我的阴道,小梨塞了一个奇怪的棒子进去,塞的很深,完全进入了我的子宫,然后我感觉有个东西在胀大,那东西把我现在身体平坦甚至有点内凹的小腹顶的凸了起来,好在不明显但是我的小腹和子宫就感觉涨了,小梨又摆弄了一番然后弄了一个什么东西套在管子上,插进了阴道,然后在下体罩上了一个很合适的罩子和一个像毛毛虫麵包一样的坐垫儿。
然后解开了我的束缚,把我带到了大厅的中央,她让我直直的站好,然后从地下伸了一管子上来连接在了坐垫儿上,我感觉的我的重量随着升高全部压在了那个坐垫上小梨整理着把从我身体里引出来的管子都整理到地下伸出的空心的管子中去,我透过大厅镜子的反射看到一清二楚,下体的压力让我感觉到不适,但是我实在是好奇小梨到底想怎么做,我便任由她摆布了。我坐在那个坐垫上直立着双腿在半空中脖子上是像工艺品一样的项圈儿贴着我修长的脖子,我知道那个东西只能永远的留在那里,小梨看了看我,觉得不满意,说:
「你脖子上的项圈太耀眼儿,不愧是名家的作品啊,就是太单调了,不如我把一整套都给你带上吧!」
说着她就跑上了楼,把我干晾字啊半空中,我也在西西体会中知道为什么我掉不下来了,钢管直接插到子宫里,子宫里的球维持并固定了我的身体不会倾倒,真是符合人生理结构的设计啊,想到这里小梨已经提了一个银白色的箱子下来了,她开始在我的身上穿戴那些首饰,同样是记忆金属的华贵的手环和脚环,还有乳环和鼻环,但是这两个都还没有带,只是在两个乳头上套上一个小环在乳房的根部套上了大环,小环大环一套上就开始自动收缩直到感觉乳头快掉了,乳房也好像不是我的了,然后两个乳小之间连上了一条银白色的铂金的链子,和从项圈上引下来的铂金的链子连到了一起。
小梨又给我带上了更多的东西,比如带链子的戒指,每个手指一个,还有臂环,大腿环腰链,这些首饰之间都用细长又绝对结识的链子连着感觉就像编织起来的囚笼,然后大约一个小时后小梨终于说弄完了,除了一些不能现在装的东西,我的身上到处是华丽到了极点的链子,然后我感觉坐垫在下沉,小梨在升高,小梨嘱咐我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能动,保持身体自然直立的状态,我点点头,也自己暗暗下了决心,我完全沉入地下,然后就有一些液体开始灌入我的身体的周围,我有点慌乱,但是我很快冷静了下来,不到半分钟,液体就淹没了我的头顶,好在我有口腔里的管子,还可以唱头畅通无阻的呼吸一切静极了,我不敢乱动,淹没我身体的液体不冷也不热,让我感觉好像抛在水里,我合上眼睛,这样的静谧的环境让我忍不住睡去。于是我就真的睡着了。
「喂~~」
耳朵里我感到有人呼唤我,我幽幽的醒了~~睁开眼睛却发现眼前的图像是扭曲的,我的整个身体都被嵌在一个什么东西里面,眼前只有扭曲了的光线。
「醒了吧?」
耳朵里传来了声音,
「你现在就是我的展品了,我要带你去参加一个艺术展。」
说着我觉得眼见几道闪光,我隐约的觉得,是照相机的闪光灯。但是我什么都不能做,动也动不了,只有眼睛可以睁开和闭着。
「我去睡觉了~~~天色很晚了,明天见。」
这是耳机里最后的声音,接着隐约传来机器的声音,我感觉自己在下降,然后可能是关上了天顶的闸门。眼前突然全部黑了起来,我感觉我又被放倒了,一切变的安静的可怕。突然我明白为什么了,我被像一只琥珀里的昆虫一样被封闭在透明的树脂里了。
我曾经这么想过,也许是在梦里吧?把一个女孩儿像个标本一样装在树脂里,那就可以一直保持这么一个模样了,没有想到现在就是我自己被装在树脂里了,虽然不是我的身体,却是我的灵魂。也许我就这样被关在这么一个水晶空间里,到亿万年后像琥珀一样被发现。
想到这里我感觉我的下面不由自主的湿了起来。我又开始想别的,虽然我不能动,但是我的头脑却无比的兴奋。想像一下,明天,被小梨拉去展览,无数陌生的眼睛看着「水晶棺」中的我的裸体。全身缀满了华丽的淫靡的链子,像个娃娃,却没有人知道,这里面是一个活着的人。被人指手画脚,我感觉我太华丽太淫蕩了。我兴奋的努力夹着我的肉穴里的东西,还有我的屁眼里,双腿之间毛毛虫形状的坐垫儿。嘴巴里发出哦哦的呻吟。
就这样兴奋了一个晚上。
我早上醒来的时候,我听到隐约的人的声音,然后我听到了我的身体的声音,是小梨,她指挥工人把这一整块儿的我躺着装进一个大箱子里,然后当车子开动的时候,我的耳机里传来我的身体的声音。「你昨天晚上很兴奋哦,我在底座的收集盒里发现好大一滩水哦,呵呵,下面的时间你会被放在塞亚博物馆展出7 天,我已经对你的底座进行了改装,里面的营养液够你消耗的,他们把你放在7 米高的檯子上,没有人可以看清你是睁着还是闭着眼睛,现在的状况是,你除了睡觉,什么都不能做,因为,你是一个玩具,从你来到这里开始。,对了~~还有一个小礼物给你。「
说着,我的下体的阴道里,有一个小的东西在作怪,我觉得浑身无力,如果不是带着面具,我估计我的脸都要红着滴血了。
「这个只是刚刚开始,等这7 天,你会发现你的小世界是多么的神奇。」
是的,真的是非常「特别」的7 天,我就这样动也不能动,被固定在那个毛毛虫麵包一样的小架子上7 天,开始的第一天我很紧张~~~我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和包裹自己的水晶一样的东西被装在一个大大的玻璃柜子里面,我在「水晶」的里面可以看到扭曲的博物馆,这个时间好像博物馆还么有开张,工作人员也在布展,随着机器的轰鸣声,我和我的「水晶棺」被升到了半空中,在我的眼前是整个博物馆,虽然眼前是扭曲的,但是我第一在这样的角度观看整个博物馆,高台是旋转的,以大约15分钟转一圈的速度慢慢的旋转,我觉得自己就想空中的选装餐厅一样。突然我的耳朵里一阵噪音,接着就听到了小莉控制着的我的身体发出的声音
「怎么样,是不是觉得有点不一样呢,嘻嘻,你的那个位置可以博物馆的主办方特意安排的呢,你知道么,他们都以为你是一个假人儿,毕竟一个真正的人是不可能被这样密封在树脂里面的,不过,也因为我也算一个漂亮的姑娘不是么??对了,你知道么??昨天我去了你家,看到了你的姐姐,她们真的好漂亮啊,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至于是什么么?我就是不告诉你。另外我想说,你要是觉得无聊就睡觉吧,或者我无聊的时候会考虑换回我们的身体,让你满足一下哟。呵呵,好了,不说了,我明天再来看你。拜拜」
我无法诉说我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的心情,实在是太複杂了,原来我在这里扮演的只是一个没有生命的假人,一个被树脂包裹的模特娃娃,一种淡淡的绝望让我感到了快感
「铛~~铛~~铛~~~~」
远处的钟声传达到透明的「囚笼」上,「囚笼」又亲密的把声音传达到我的皮肤和骨骼,直到我的耳朵里,同时,我的身体突然颤抖了起来,天啊,那个女人竟然给我下体的小东西定了时,那个小东西,突然振动了起来,树脂和我的身体接触的严丝合缝,完全没有任何空隙,的哦动当然是不可能的,我确实感到了快感,是的非常棒,我想叫,可是不能发出任何声音,因为我嘴巴里的呼吸管,开始的时候我边感受身体里慾望之火燃烧打的快感,看着前来参看展览的人群,几乎每一个人都会仔细的端详这个在高台之上,漂亮的,性感的甚至「淫靡」的包在「水晶」里的「娃娃」,我感到强烈的羞辱,是的,我的身体,我的整个皮肤都被这透明的壳禁锢,我完全没有任何自由,我的身体里吃饭的通路被不直到名的管道所抢佔,变成了呼吸器官的一部分,完全失去存在的意义,我的性器官被没有生命的机器玩弄着,我的子宫变成我固定在毛毛虫形状的小椅子的固定点,我的排尿完全不能被我所控制,在我藉着小梨的身体,同意装上一个永久的导尿管那一刻开始,控制尿液排泄的括约肌的权利就被无情的剥夺了。我的身体上柔软的部位穿着环并被细细的银链束缚,折射着淫蕩与华丽叛逆的光芒。
闭上眼睛,我突然不知道我是谁,我是谁呢?我?小梨?还是,没有生命的娃娃,一个玩具?我感觉我下体的那个小东西带给我的快感更加的强烈而且细腻了,哦上帝啊,你是在爱我还是在惩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