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阿里布达年代祭 第二十二卷:第二章 矮人村落

时间:2018-01-13
在我们一伙人「替天行道」的义举之下,在罗赛塔边境骚扰当地村民多时的腾格尔盗贼团,被整个消灭了。
  我杀盗贼一向不留手,羽霓也是下手狠辣的一派,阿雪虽然对我们的辣手作风不能赞同,但她的黑魔法成力太强,波及太广,有时候虽然无意杀生,可是一记咒术发出去,杀的人比我和羽霓还多几倍,这让她相对失去了发言资格。
  「口口声声不想杀生,结果你干掉的比我还多,阿雪,干得漂亮!」
  其实,我才不在乎是不是什么伸张正义,或是替天行道,之所以答应那些乡民的请求,收取他们微薄的酬金,跑来这里与人厮杀,为的不是那薄薄酬金,而是腾格尔盗贼团本身的财富。
  罗赛塔是矮人之国,往外贸易输出的工艺品,精美细緻,在市场上都有不菲价值,特别是一些魔导器,往往都能在拍卖场上卖到惊人数字,腾格尔盗贼团在罗赛塔边境作案纍纍,除了掠劫村庄,也经常袭击往来商旅,手上想必累积了不少好货色,我们抢先黑吃黑,料想可以有一笔不错的收入。
  像腾格尔这类盗贼团,都是行蹤飘忽,很难掌握,普通追迹者如果只靠公会提供过时情报,很难找得到他们,但身为国际巡捕的羽霓,可以堂堂正正调阅慈航静殿与各地警政单位的情报,我们再从千百封求援信件中逐一过滤,就轻易找到了目标的蹤迹。
  羽霓羽虹都是有强烈正义感、责任心的一流巡捕,过去她们虽然能得到大量情报,但都是用来铲奸除恶,捉拿盗贼,绝不会拿来图谋私利。然而,现在的羽霓受到噬血诅咒的影响,几乎对我唯命是从,别说只是简单弄来情报,就算要她去放手大杀老弱妇孺,我想她也不会抗命。
  正确的情报,再加上当地民众提供密径小道,就可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接下来就只是战术策划是否成功,自身实力够不够硬吃下敌人的问题。正如同过去的多场战局一样,以暗击明、有心算无心,很少会不赢的。但赢取胜仗最重要的关键,仍是我们的实力比敌人高之一筹。
  以盗贼团的等级来说,腾格尔己经算是上选,人数虽然不多,但却结合了其他种族的僱佣兵、魔法师,本身装备也算精良,但在战斗布局上,他们徒有实力,却无法好好整合,魔法师与独眼巨魔各自为战,没有掩护,对于专门寻找别人破绽的我,这种缺陷己经足以致命。
  敌人的主战力被我牵制,剩下的虾兵蟹将虽然数目不少,但全是杂碎,羽霓和阿雪合力强攻,胜负几乎在瞬间就决定了。儘管从战术层面来看,会搞到我一个人单挑敌人主战力,这简直是策划上的大失败,不过结果却仍算理想。
  除了越来越强大的淫神召唤兽之外,我的致胜本钱,在离开东海的时候就陡增一倍。
  武籐兰的海神宫殿中,藏有不少五百年前战国时代留下的珍宝。那种人命如缕蚁的黑暗时代,製造武器的水準与技术,远远超越现今,当时很多广泛应用的神器,如今都己失传,变成拍卖场上奇货可居的天价珍宝,法米特在建造海神宫殿的时候,把自己的很多战利品都放在海神宫殿内,需要的时候,就利用亚空间连结召唤使用,但如今前人己逝,这些东西武籐兰留之无用,部份就由我接收。
  高等的神器,往往使用上有等级问题,自身实力不足,不是使用无效,就是才一发动就被吸乾全身精气。所以,东海封灵岛一战,我能带去使用的珍宝,都属于那些无视等级差别的极少数,还是在我离开东海,修为日进之后,才能够使用更多的东西。
  佩带在我右手中指上的水灵妖戒,里头蕴藏了几个水系咒文,只要我把魔法力输入,咒语就会自动施放。里头两个威力强大的高级咒文,我暂时用不着,可是小巧灵便的反击咒语,却成了我的最爱,总能把敌人杀个出其不意,想不到会在内陆碰上水系魔法师。
  加挂在百鬼丸末端的火蝶剑穗,看上去花俏可爱,但却有很凌厉的辅助作用,每当剑刃刺出,就会在刃锋周围形成三道红蝶火镖,剑挥一次,伤敌四处,在实战上的效果很好,听说剑穗里还封印了一式鬼哭神嚎的杀着,只是我一时间还没能发现。
  收在行囊里头的金银手套,左手金、右手银,是古早门派「霹雳门」的秘宝,抚模在物体表面,能够将该物体所蕴藏的金、银元素给吸化提炼出来。手套效能有限,金块银块是办不到的,然而,弄出一点砂金、碎银却没问题,是法米特魔法大成前,行走江湖所用的珍宝,帮助少年的他摆平盘缠问题。
  这三样东西,再搭配我手腕上的贤者手环,几乎让我行走江湖,无往不利,其实对于魔法师而言,魔法与异能神器都是够用就好,那种耗力很大的高等咒文或神器,一击不中,等于是把自己的性命交到敌人手上,还不如这些中下等的便利魔法。
  进入腾格尔盗贼团的宝库,所搜括到的东西多数以财物为主,这些家伙大概销赃管道畅通,没给我们留下些什么魔法器,这让人有些遗憾。至于研判金币的成色真伪、宝石的等级、古董的年代与价值,这些本事我和羽霓都有专业水準,茅延平更是大行家,绝不会有遗珠之憾。
  「约翰,你看,这颗猫眼石的色泽匀称,是上等货,最近市场上有人大手笔收购,能卖到好价钱喔。」
  羽霓从洒落满地的珠宝中,捡出了一颗猫眼石戒指,脸上露出平凡少女见着美丽事物时的欢喜笑眉。对照她以前高傲而仇视一切的冰冷态度,现在完全像是换了个人,整天都在欢喜中度过,这或许是种成功的新生。不过,我花了很多力气,调适与减弱邪莲对她的影响,而改变她对我的称呼,就是最重要的一步。
  「主人」两字是不能轻易出口的,光这两个字就足以让心灯居士找我算帐,但其他的称呼也不适合。那时,我们经过漫长考虑后,茅延平提了一个建议,让羽霓就直接喊我名字,不加任何其他的称谓。
  「这样子叫,最简洁省事,你们这些年轻人谈恋爱的时候,不是最喜欢这样叫的吗?」
  称呼没有什么大不了,但茅延平在话里所做的暗示,却让我有胆颤心惊的感觉。
  「喂!大叔你……」
  「贤侄,你现在是大地上炙手可热的英雄人物,响亮名声你己经有了,大把金钱你唾手可得,但女人……你总不能一辈子就是玩些师父徒弟或是性奴的把戏吧?」
  「我喜欢玩大奶徒弟色师父,你管我!」
  「你现在有身份了,需要一点搭配身份的东西。有一个正式名份的女友良伴,你行走江湖会比较容易被人接受,至少不会被卫道份子攻击,你知道的,这一行很喜欢捧些神仙侠侣出来,况且有点正常人际往来,对你的身心状况也好,不会过于孤僻而心理变态。」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哪里有资格说我心理变态?当初你让我把她留下的时候说了什么?你说只是拿她来慰安的,现在对我扯什么鬼身心健全,你是摆明要玩我是不是?」
  「……别、别动不动就拿刀子抵人脖子……大叔我……只是希望你过着光明而正面的人生啊!」
  姑且不论茅延平的废话,他的这个建议后来仍是被採用,理由不是因为我想过什么光明而正面的人生,只是单纯为了给心灯居士和羽虹一个交代,做做样子,免得被人以为我把羽霓扣在身边当女奴或廉价劳工。
  廉价劳工,一个小阿雪就很好用了,像羽霓这种天上掉下来的棘手货色,送给我都还不敢收。对外宣称羽霓是我正常交往中的恋人,这个荒唐的做法,只是为了届时给心灯居士一个交代,顺便还可以扯一些我们两人待之以礼,绝对没有发生超友谊关係的鸟话。
  但这些话要让别人相信容易,要怎么让羽霓了解却难。邪莲吸血诅咒的效果太强,把羽霓弄得像个花癡一样,只懂得尽一切努力向我奉献所有,却完全听不进我说的话,对我的要求充耳不闻。
  一个除了做爱,什么都不懂的美丽肉娃娃……听起来很棒,但是生活中并不是只有性,当我们要照料她其他方面的问题时,就伤透了脑筋,最后还是我想方设法地进行「治疗」,才把羽霓弄得比较接近正常人样子,而不是一个看到我就急着扑倒、搂抱的饥渴肉傀儡……
  看看羽霓在阳光下,笑得开朗灿烂的率性笑容,俨然就是一个俊俏的美少年,很难想像仅仅两年之前,她心中怀着对男人的深刻仇恨,整个人就像是一支仙人掌般多刺难近。
  女同险恋未必是变态,但当时的羽霓,却百分百是一个心理变态的女同险恋者,拉着妹妹一起走向毁灭之途。相较于现在,若有人看到她夜晚在我床上的放蕩表现,我想决不会有人相信她曾是女同性恋……
  似乎察觉到我的视线,羽霓小跑步地抢到我身边,带点帅气却又大胆地贴耳道:「想要吗?这里不行啦,今晚一定好好补偿你……」
  爽朗的柔和嗓音,还有耳畔的亲吻,真是让我有一种啼笑皆非的感觉。莫名其妙被硬塞了个女友过来,这是否是我以前常常逼良为娼的报应呢?
  抛开无谓的思索,大家开始把搜括到的东西运搬下山。我和茅延平乘骑的马匹后头,拉了几辆木板车,把东西装上去之后,羽霓在前开道,阿雪负责断后,大家慢慢走下山去。附近最大的一股山贼刚刚才被我们烧光抢光,暂时不用担心有其他盗贼来分一杯羹。
  依照过去的惯例,十成财物中,阿雪和紫罗兰佔一份,羽霓佔一份,大叔佔半份,剩下的七成半由我保管兼独吞。然而,羽霓根本是不花钱的无价劳工,给她的那一份都会回到我手里;阿雪的钱不是给紫罗兰吃掉,就是被她捐助给贫弱百姓,所以她们两个人的经济状况并不富裕。
  大批的金币带在身上不方便,那些高价的金银製品也需要找个地方变卖脱手,所以最理想的地方,就是尽快找个城镇,把东西交给该处的追迹者公会办事处保管,再运送到大都市去拍卖,省得带在身边累赘又危险。如果可能,把东西带到人类城市贩卖,由于语言相通,比较会有好的价钱,但这里是罗赛塔的边境,距离这里最近的追迹者公会办事处,是设在一处矮人的市镇中。
  「大叔,事先有要你打听位置的,现在知道方位吗?」
  「哦,前两天遇到的那队商旅告诉我,从这往东翻过两个山头,有个矮人的小镇,脚程快一点的话,可以在天黑之前抵达,恰好可以在那边睡个好觉喔。」
  对于连续在野外露宿几天的我们来说,能有一张乾净的大床、柔软的枕头,舒舒服服睡个好觉,这点确实有很大的引诱力,羽霓和阿雪顿时欢呼出声,手拉手地又跳又笑。
  「唔,来罗赛塔边境几次,每次匆匆来又匆匆走,没什么机会正式接触那些矮人,这次倒是个机会……」
  与强大到有实力建国的精灵不同,那些天生拥有一双巧手的矮人们,散居在罗赛塔境内群山矿脉之侧。他们也不像兽人那样,佔住某一个区域,封闭称王,而是与其他种族维持着一定的往来。
  如果不是因为人类懂得使用魔法技术,製作合金与特殊咒文,这个在手艺、创意上都强过人类的种族,就会独佔大地上所有神兵利器的铸造名单。人类和精灵的王族,常常重金礼聘他们帮忙建造神殿、宫廷,宏伟的程度,令人歎为观止,但矮人本身却对这种建筑没有特殊爱好,宁愿住在简单的茅草屋里。
  之前没什么机会与他们接触,这次适逢其会,我脑中立刻打着生财主意,预备去买几件东西,带到大城市加工,转手就能卖个不错的价钱。
  为了赶时间,抢在太阳下山前抵达,我们乘上马匹,立即朝矮人村落出发。
  羽霓一马当先骑在最前头,从后头看,有股很特别的英姿,如果不是那一头长长的金髮作识别,在夕阳照映下的她,几乎就像是一个英俊的男孩子。
  阿雪不擅长骑马,仍旧是侧骑在紫罗兰背上,由它又快又稳地乘载;我与茅延平的两匹马因为拉了板车,上头又载放了夺来的金银,负重最多,也行走得最慢,但为了等一下交涉方便,茅延平路上替我们恶补相关知识,除了买了一两本书让我们在马上阅读,口中还叙述不休。
  「矮人是天生的工匠,善于建筑、铸造兵器、道具和饰物,几乎每篇传奇故事中的矮人都有这个特点,作品风格和其粗犷的外表相反,相当精密细緻。」
  「矮人大多居住在地表下的洞窟中,并不一定是天然形成的洞穴,只是为了取得原料方便,就往地底下挖掘,建立错综複杂的地底通道和王国宫殿。偶尔也有类似人类在地表上建立房舍而组成的聚落,但毕竟是少数。另外,他们喜欢庆典,喜欢喝酒,喜欢直来直往、个性单纯豪迈。」
  茅延平道:「矮人男子通常是身体粗壮,但个子不高,看起来有些臃肿,蓄有大鬍子和长头髮。鬍子在他们而言,是一种地位和尊严的象徵,所以将他们的鬍子刮除或烧燬,都是一种极大的侮辱。」
  这些普通知识,我也略有耳闻,但听他详细说来,还是觉得非常有意思,就连后头的羽霓、阿雪都听得津津有味。
  「说得不错嘛,大叔,你以前和矮人们打过交道?」
  「当然嘿,我游历大地,精通各种族的语言,这么点小事我怎会不知道?事实上,我还着有很多本观光指南,靠着写游记卖钱。」
  「这样啊,那你可不可以说一下,矮人族的女人长什么样?我很有兴趣知道。」
  茅延平摇头歎道:「唉,贤侄,这点你就要失望了。矮人女子的形象,多数都像男性一样力大无穷、身材臃肿,但是脸部表情上面,比男性怒目横眉的吓人模样温和许多,不过因为又矮又胖,甚至还长出鬍子,所以是不可能有什么漂亮美人了。」
  「这样啊……这么说等一下到了矮人村落,我没得嫖妓啰?」
  片刻的迟疑,我二话不说,勒住马匹,掉转方向就要离开。
  「喂,你干什么?」
  没跑几步,就被茅延平策马拦在我身前,道:「不用这么现实,一听说没有漂亮妞看,立刻就要走人吧?」
  「长得不美的胖妞,我还可以接受,但是毛会长在嘴上,谁知道她们会不会连屁股都长头髮?这个我实在受不了了,大叔你行行好,放我一条生路吧。」
  「胡说,既然来了,就要贯彻到底,怎么可以开溜呢?我……」
  眼看就是一阵拉拉扯扯,后头的阿雪乘紫罗兰追上,忙道:「大叔,你说的是真的吗?可是,羽霓妹妹说得和你不一样,书上写的也不是这样啊。」
  这话显然伤害了茅延平的自尊,他瞪眼怒道:「胡说,我对矮人的认识怎么会有错?羽霓那小丫头见过的世面会比我多吗?不然你们告诉我,矮人是什么样子?」
  羽霓只是看着我微笑,并不说话,而阿雪也没有抬头,翻着手上的书本,喃喃道:「书上说,矮人女性的外型可爱,虽然个子矮了些,但大多数的矮人女性都身材丰满,大胸部、翘屁股,玲珑有致,像是精巧的美女雕像,还说什么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呢。」
  「这、这怎么可能?」茅延平夹手将阿雪的书抢过,「又不是黄色书刊,怎么可能什么人种都是美人……」
  话声忽然停住,茅延平盯着书面,傻在那边,我凑近过去一看,书的封皮上写着几个大字。
  《永不言洩--极乐矮人世界民明书房出版》尴尬的沉默维持了一会儿,两个大男人都不打算解释为何会出现这本书。大叔默默地将这本买春指南收入怀中,我则反转过马头,继续策马而行。
  进入矮人村落,是一个新的体验。
  两年前在萨拉,举办国际联盟的会面中,我与矮人们有过会面经验,那时见到的罗赛塔重臣,都是矮人男性,身高虽然只有一百四十公分,但却几乎都是浑身肌肉的壮汉,如啤酒桶般圆滚滚的身材,脸上都是大鬍鬚,儘管看起来都是货真价实的猛男,但却与俊男的标準相差甚远。
  但首次遇到矮人女性,那个经验却给人惊艳的感觉,走入这个以小黄土窑洞构成的奇异市镇,我看到了传说中的矮人女性,以人类的标準而言,要说是美女或许有些争议,但却绝对没有人会把她们当作是丑女。
  同样一百三四十公分的平均身高,矮人族女性却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最难得的是举目望去,见不到肥胖臃肿,个个都是丰乳肥臀的火辣身材,而且由于个头娇小,步伐又短又快,走起路来屁股在短裙下高速扭摆的画面,像是传说中的电臀快舞,也与东海上大批美人鱼裸泳的丰臀浮沉景象,各有不同美妙春色。
  最特别的是,问起她们的名字,几乎都是那种重叠的双音节名,波波、香香、瑶瑶、宝宝、安安……连串叠字名入耳,我几乎以为自己进了酒店,被一群美艳风骚的酒家女给团团围住。
  「喂,大叔,你不是说女矮人又胖又髒,脸上还长鬍子,不可能有美人的吗?现在这又是什么清形?」
  「你怪我吗?我说的都是正统奇幻世界的常识,被生在这个到处都十八禁化的世界,又不是我的错。」
  受到莫名打击,不良中年一时间颇为消沉,颓废得躲到墙角去玩面壁,身上彷彿被一层乌云给笼罩,但是没等我们为他劝解,他就好像想通了一样,重获新生活力地跳起来,率先跑到一家旅店去,在我们办完住店手续的时候,他己经抱着两个美艳的矮人女服务生,跑到楼上房间去了。
  「约翰,大叔他上哪去了?」
  「就如你们所看见的,名符其实的开房间去了。」
  「但……这里不是纯旅社,不做特种生意的吗?而且,矮人族对人类并不友善,矮人女性也不会随便与人类男人一起做……做……」
  「碰到那个不良中年,正常世界的常识还是忘掉吧,不管是什么常识,在他身边都会自动变成色情世界的……哼,刚刚还在抱怨,其实他才是真正的绝代大淫魔。」
  没好气地说着,但其实我也很佩服大叔的把妹功夫,永远快狠準,将来我到了这年纪,不知道有没有他这样的本事,可以不靠暴力、迷昏、威胁之类的手段来上到年轻妹。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运道,所以我其实也不用太羡慕大叔的艳福,因为当我正以佩服目光往他致敬的时候,我週遭又何尝不是一堆欣羡的眼神,在看着我身旁一左一右的两名大美人?
  娇憨可人的阿雪,魔法师袍的特殊剪栽,把她的胸口托捧突显,一双圆滚滚的雪白大乳房,随着吸气动作呼之欲出,饱满的肤光,让人一看就捨不得把目光移开。
  清丽英艳的羽霓,平坦的上半身,一件迷你短裙衬托出腰部的纤细,更大方裸露着羽族女性最傲人的美腿,修长白哲,线条姣好,脚底踩着白色亮皮的长靴,性感中更有一股英朗帅气,抢尽所有人的目光。
  这双一左一右,各具不同风情的美人儿,让旅店大堂内的十多名客人目瞪口呆,争相投来羡慕意的眼光,尤其是当我不经将左手搂在阿雪腰间,顺势轻捏着她肥厚多肉的圆臀,我清楚听见后头传来一片急邃倒吸气的声响,心中暗笑。
  「约翰,大叔不在了,我们三个人先去吃饭吧。」
  彷彿有意与阿雪争宠,羽霓亲匿地贴靠过来,一手勾住我右臂,并不突出的小巧胸部更紧贴着我手臂,表现出羡煞旁人的亲热,尤其是她眼眸中闪耀的那股依恋,有时候连我都会为之迷惑,分不清这是幻是真。
  完成住房手续后,我们三人一同去用餐,一男两女的黄金比例,让旅店里的那些大鬍子矮人不住用诅咒的视线刺我背脊,但早己习惯这样左搂右抱的我,却把注意力放在周围景物上。
  法雷尔一族的男人结仇过多,每到一个新地方,都要专心研究逃跑路线,以免敌人突然蜂涌而出搞得我死无全尸,但这一次却不是为了这理由,而是我在用心欣赏着矮人工匠的建筑学。
  这只是一间普通的旅店,并不是什么神殿或是祭祀堂,没有特别华丽与细緻的雕刻装饰,但在整体建造上,却己经颇见匠心,半穴居的黄土窑洞建筑下,赫然用水晶石板铺在地上,取代普通砖石。
  由附近矿坑所挖掘出来的水晶,被打磨得比镜子更明亮耀眼,本来应该价值高昂的矿物,因为太过邻近产地的关係,比易碎的玻璃更便宜,随便用来作为建材,巧妙间隔引导出地下水道,弯曲迴绕,折射反映出的彩光,形成了天然的引路灯光,比什么文字标示都更有情趣。
  半露天的窑洞厅内,我们甫一入座,矮人们就自动送上沁凉的现打果汁,虽然他们也大力推荐自酿的啤酒,不过一来我不想与一群大鬍子矮人狂饮兼发酒疯,二来这些家伙眼光直盯着羽霓和阿雪,好像很想我们灌醉后作什么事……为了今晚不要让这边死上太多人,我想我还是维持清醒好一点。
  哦,矮人族基本上还算是满正直纯朴的种族,儘管有喝醉酒后大家乱交的习惯,不过并不会在饮料中下迷药,这种事始终是人类才有的作为。
  餐厅周围燃起了松脂灯,浓烈的松树香气,消解了空气中的湿热,让人生出食慾,对着面前的烤牛肉大快朵颐。
  在我们用餐的时候,脚下的壁板全是清澈水晶,五彩缤纷的细小游鱼就在底下来来去去,让人生出彷彿置身世外仙境的感觉,更教我见识到矮人工匠的慧眼慧心,还有世代累积下来的优秀建筑技术。
  (可惜了啊,如果织芝也在这里,她一定很喜欢看这些东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