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女公务员的沉沦 第13章

时间:2018-01-06
藏爷只笑不答,反而问道:「你觉得这几个女的那个更有味……」
  「现在这个就不错,难得她够强硬,如果早早就屈服了就没啥意思了……」
  「不错……性子烈点才够味!要一步一步的改造她,先激起她的羞耻心理,再剥下她高傲的面具,打击她的自尊心,折磨她的心灵,摧残她的意志,直到最后攻克她的心理防线,将她沦为一条淫贱的母狗。」
  「嗯……藏爷真是高明……」
  众人正说话间突然一股臭气飘来,
  卓锦堂皱了皱鼻子骂道:「妈的,哪个那么缺德,没看老子正在吃吗……」
  「你们谁干的好事,他妈的有屁出去放,」洪钧喝道。
  「嘿嘿……这放屁也不是男人的专利,女人也是人啊,是吗?韩法官……」藏爷阴损地走到女法官面前。
  韩冰虹不理不睬,卓锦堂见了马上上来道:「藏爷意思说是这个贱货放的屁?」
  「这就要问韩法官……啊……哈哈……」
  韩冰虹一阵窘迫,扭头骂道:「禽兽……」
  面上一阵红一阵白,胸口起伏越来越快,身子忍不住左右扭动着,脸上的表情越来越难看。
  她已经终于明白藏爷说的话了,刚才注入自己身体的药肯定有问题,她开始感到恐慌。
  「你……你好卑鄙……」韩冰虹怒目圆睁喝道。
  「嘿嘿……我也是为韩法官着想嘛……」
  韩冰虹又急又气,身体深处突然出冒一股便意,强烈的感觉冲击着她的大脑,
  「快放开我……」女法官不顾一切地叫道。
  韩冰虹眉头紧锁,脸上涨得一片血红,全部的注意力集中到肛门上,努力地抑制着身体的生理变化。
  「想要做什么呢?韩法官……」藏爷不紧不要地问。
  「我……快……放开……我……」韩冰虹开始连话都说不点了。
  这一说话,气一洩,身体一下控制不住,只听得一声闷响,众人纷纷皱眉躲闪,吐口水的吐口水,捂鼻子的捂鼻子,大厅里瀰漫着令人反胃的气味。
  韩冰虹立时羞得无地自容,恨不得一头撞死在墙上,一个女人而且像她这么高贵的女人竟在如此大庭广众下放屁,这简直是连一个男人都无法容忍的事啊。
  「为什么?为什么发生这样的事,上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脸象被火烧着了一般,韩冰虹已经分不清眼前的一切,男人们不怀好意的暗笑,姐妹们替她害羞的表情,「……天啊………这样的事竟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有什么面目见人……」
  而最令她惊恐慌的是身体的反应还在继续着,她几乎用尽了全身的气力去化解,但那令人作呕的东西还是在不断地酝酿,一阵接着一阵,韩冰虹几乎要疯了。
  藏爷不怀好意的阴笑不止:「韩法官真是明人不做暗事,有话就说有屁就放啊……哈哈……」
  韩冰虹恼怒至极,身体象绷紧的弦,脸上憋得血红。
  雪白的牙齿紧紧咬在一起,全身的意志力集中在一起苦苦地支撑。
  「是可忍孰不可忍。韩法官就不要意气用事了……」藏爷撕下韩冰虹胸前兀自飘零的卫生巾,摊在手掌上,「啪」一下粘到女法官肥熟浑圆的大屁股上。
  「啊……」韩冰虹头一抑,羞点被打得放出屁来。
  身体的忍耐力毕竟不敌那些经过特别配製的药,虽然受到如此凌辱韩冰虹也大气都不敢出了,也不敢再说一个字,她怕一开口下面就守不住……
  藏爷看着女法官狼狈的样子,阴笑着抬起手抓起一撮垂下的青丝在腋下轻轻一捺,韩冰虹一痒再也守不住憋了好久的气,肛门一鬆,竟放了一个又长又响的屁。
  高洁和凌玉霜都羞得把脸别到一边,虽然她们都知道那是藏爷搞的鬼,但这种事实在是太丢人。
  韩冰虹几乎当场羞死过去。
  卓锦堂捏着鼻子来到韩冰虹面前,「哎呀,想不到韩大法官这么高尚的人也放这么臭的屁,真是高人不露相啊,开眼界,哈哈……」
  女法官颜面尽失,欲死却不能,真是无地自容,如此阴毒的手法简直不是人想出来的。
  「看来韩法官的肠子里装了太多髒东西啊,我们就给她清理清理怎么样……哈哈……」
  「不……不要……快放开我……你们这帮畜牲……」韩冰虹已经顾不了身体的反应愤怒地骂起来。
  「把她放下来……」藏爷命人将女法官放下,将一根竹子放在其双腿腿弯处绑好,然后把竹子向女法官头的方向一拉,韩冰冰虹的双腿立即向上举起,
  藏爷将女法官的身体拉成一个折叠状型后用绳固定住,韩冰虹就像一个被平放的U字,阴部向众人完全开放。
  肥涨阴户上生满浓黑的耻毛,覆盖了大小阴唇,一直蔓延到肛门,散发着成熟妇人的气息。
  「放开我……」法女法官无力地挣扎,在法庭上曾是那么的神圣庄严,代表着共和国至高无上的尊严,此刻却在众目睽睽之下弄成如此淫蕩的姿势,像一条下贱的母狗,在供人淫乐,她从来没有想过这样的可怕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
  「为什么,这是为什么……」直到这一刻她也不能找到事情发生的原因。
  藏爷乾枯的手抚摸着女法官肥厚雪白的屁股,那滑如剥壳鸡蛋一般的臀肌洁白如玉,没有一点暇疵,真如一件上等的瓷器。
  「啊……想不到韩法官这么漂亮的屁股,里面竟装着臭不可闻的东西,真是金玉其表,败絮其中啊……哈哈……」老鬼极尽其词污辱高贵的女法官。
  韩冰虹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里的有一种慾望就要喷薄而出的感觉佔据着她的意识,肛门用力地收缩着,抵抗着。
  「你们这帮禽兽不如的东西,我不会放过你们……」凌玉霜看到这里再也忍不住。
  「韩姐……对不起……是我害了你……」高洁痛苦地叫道。
  「不要向他们低头,相信大姐,他们是逃不掉的……」韩冰虹咬牙说。
  「真的很硬朗,有大法官的本色,好,今天有上好的料,我就给大伙露上一手……」藏爷说着从一旁拿出一个黑色的塑料漏斗,看了看三四寸长的管嘴,「嗯……应该差不多……」双手握住漏斗的边缘把管嘴顶在女法官不停收缩的屁眼上。
  「干什么……要干什么……你这个魔鬼……」韩冰虹突然剧烈地挣扎起来,显然她意识到这个心理阴暗的老人下一步要做什么。
  「嘿嘿……给你清理一下肠子,这叫洗肠,将体内的毒素排出来,这在国外是很流行的保健方法,我今天免费给韩法官做,不收一个子……」藏爷阴损地笑道。
  「不要……放了我……让我去厕所……」韩冰虹绝望地抖动被拉紧的双腿,白生生的脚掌在空中晃动着。
  藏爷不理女法官的挣扎,手上使力,只见管嘴慢慢地没入女人的肛门里,不……不要进来……」韩冰虹一阵恐慌,身体产生本能的反应,肛门肌肉反射性收缩,紧紧地勒住入侵的管嘴,企图阻止其深入。
  藏爷压了压感觉到插入困难,于是缓了下来,伸手去抚摸女法官白嫩光滑的大腿内侧,转移其注意力。
  「韩法官不要紧张,放鬆一点,……」藏爷欣赏着女法官美丽的脸。
  韩冰虹就像一个被做手术的病妇,额头上渗出一层汗珠,鼻孔急张,喘着粗气。
  高洁等人担心地望着她们心目中坚强的韩大姐,就像在受刑,不知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韩冰虹太无辜了,难道就是因为她爱抱打不平的性格吗?
  就在这时,老人的手一下按在女法官的阴核上,突然的袭击令韩冰虹措手不及,一股莫名的电流从盆腔里传出,整个身体一震,忍不住叫了出来。
  「嘿嘿……真是很敏感的身体……」藏爷趁女法官注意力转移的时候突然抓紧漏斗狠狠一压,只听得女法官一声惨叫,三寸多长的黑色漏管整根没入肛门里。
  「你们这帮畜牲,你们不是人……你们不会有好下场……」凌玉霜眼里含着泪水,
  「放了她,不要,……」高洁看到这再也忍不住哭道。
  「这就是和我卓锦堂作对的下场……」卓锦堂这时点了一根烟从桌子那边走了过来。
  藏爷手扶在漏斗边上摇了摇,只见的漏斗纹丝不动,像一只黑色的大蘑菇稳稳当当地种在女法官雪白的肥臀上。
  「放了我,……我不行了……」韩冰虹语气几乎要变调了。
  「不用急,一会让你拉个痛快……」藏你爷说着拿出一支矿泉水瓶的浣肠液,拧开瓶盖朝漏斗中一倒,
  只听得「咕噜咕噜……」冰凉的液体顺着漏斗流进女法官的大肠。
  「不……啊……」韩冰虹就像一只被活体解剖的青蛙,两条雪白丰腴的大腿剧反射性地抽搐着弹动不已,白生生的脚趾紧张得用力内弯起来。
  「怎么样……很清凉吧……慢慢享受吧,韩法官……' 藏爷阴笑着又往漏斗里倾注浣肠水。
  「不……停……停手……」那种毫无预兆突然到达大肠的感觉令女法官几乎要疯了。
  藏爷不加理会,手上一抖,又是一阵无情的灌注,只见「咕噜……」几下,顷刻,一瓶浣肠水全倒进女法官肚里,直灌得韩冰虹大叫不已。
  女法官的激烈反应引发了男人的兴致,洪钧突发奇想从桌上拿起一盆吃剩的菜汤,
  「韩法官,这是川弓山蛤汤,给你补补身子……」说着将这些剩汤倒进漏斗里。
  「不……」韩冰虹再也忍不了这种非人的凌辱,大腿剧烈地抖动着。
  「哈哈,老弟你把人家韩法官的肚子当下水道啦……」卓锦堂大笑着挤熄了烟把烟蒂一下扔进漏斗里,从藏爷手上拿过浣肠液一倒,把漏斗里的髒东西冲下女法官的肚子里。
  「啊……」韩冰虹苦叫不堪,美丽的额头上刻上深深的皱纹,两条秀眉几乎拧成一堆,她不明白是谁在自己的命运里安排了这悲惨的一幕,这种恶毒无比的凌辱深深剌伤了她的自尊心,对她的身心和意志造成了不可想像的摧残。
  「韩法官这么美丽的身体原来是用来装垃圾的?」藏爷恍然大悟的样子,不甘示弱,喉咙突然一响,一口浓痰「噗」地吐进漏斗里,然后浣肠水一沖,将粘在漏斗内的污物冲进女法官的肚子里。
  「啊……畜牲……你们不得好死……」韩冰虹眼前一黑,身体就像跌向十八层地狱,灵魂和肉体被狱火烧焦,以往的种种信念在这一刻灰飞烟灭,此刻她只知道一个事实:自己的身体是世界上最骯髒。
  浣肠水和着男人的髒物流进女法官的肚子后开始产生作用,韩冰虹很快感到腹部象刀绞一般难受,一阵比一阵强烈的便意冲击着她的大脑。
  「放开我……」韩冰虹痛苦万分,肛门被漏斗塞住,体内的排泄物在反覆地回流,每一下都让她彷彿死去一次般难爱,她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快要爆炸了。
  「求……求求你……不行了……要死的……」平日里高傲的女法官此刻再也顾不了什么尊严了。
  「好啊,说你要干什么……」卓锦堂得势不饶人,他要彻底地羞辱这头坚贞美丽的猎物,粉碎其不可一世的孤清高傲。
  「你们这帮没人性的畜牲,人渣,……」凌玉霜悲愤地辱骂。
  「大……大便……」韩冰虹就快憋疯了,完全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此刻生理反应已佔据了她的全部思维,毕竟一个人只有肉体存在的前提下才会有思想,物质第一的辩证论在女法官身上得到了又一次验证。
  「是拉屎,说,大声说,否则憋死你……」
  太阳穴象冒火一样,身体好像在无限膨胀的气球,有随时有爆裂的可能。
  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流下,顺着美丽的脖子淌到身上,女法官身体的耐受力已接近极限。
  「说……」卓锦堂狠狠地威逼。
  断肠般的绞痛折磨着凄美动人的女法官,没有人能体会到她此刻的需要。
  「啊……让我……」韩冰虹痛苦地闭上眼,嘴角微颤,终于在崩溃的边缘完全放弃了自尊,说出了令人无法置信的话。
  「好!大家睁大眼睛好好看看我们的韩大法官是怎样拉屎的……」卓锦堂见时机成熟抓住漏斗用力一拔。
  「啊……」韩冰虹大叫一声,头突然弹起,眼冒金星,在肠子也像被拔出的幻觉中,一股积存已久的慾望如火山喷发,蔚为壮观。
  油轮在黑漆漆的海面上行进,越来越远离了南中国的海岸线。
  船舱里的淫辱调教还在继续,韩冰虹在大庭广众中尽情地排泄,熏天恶臭瀰漫在船舱。
  「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不敢相信啊,堂堂的高级大法官肚子里藏着这么骯髒的东西。所以说大陆当官的没有一个是乾净的,表面上装得正正经经,其实一肚子坏水……」藏爷毫不留情地打击绝望中的女法官。
  「不……不是……」韩冰虹洩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可以承受肉体的痛苦但不能容忍共和国法官神圣尊严受到污蔑。
  「嘿嘿,韩法官连大便的时候都是那么爱国,真是难得啊……」
  「畜牲……」韩冰虹脸上是豆大的汗珠,一股股黄黑的污物不停从下体排出,直洩得气喘吁吁。
  「看来拉得差不多了,……」藏爷看着几乎虚脱的女法官,命人用水龙沖掉甲板上的粪污,然后将水龙头接上一个特製小型的注管。
  「现在给韩法官洗洗屁眼……」说着将管嘴顶在韩冰虹狂洩后的菊穴上。
  「不……不要……」韩冰虹马上意识到这个恶毒的老人要往自己体内灌水,像疯了似的大叫起来。
  「停手……你们这帮没娘养的……」叶姿再也看不下去,突然站了起来向藏爷冲过去。
  「抓住她,……」洪钧在一旁大叫。
  高洁和凌玉霜等见状也忍不住挣扎着站了起来,众女怒不可遏地纷纷挣起。
  正在混乱之际,这时船舱外有人冲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