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十景缎 第一百六十七章

时间:2018-09-22
这一回两人出去捡柴,倒是很快便回来了。众人生了个火堆,先后将山鸡和几条大鱼烤了起来,不过片刻,林子里便已香气飘溢。只听紫 缘轻快地哼着小曲,将山蔬野果搭配烹调,油腻的鸡鱼顿时平添清香。
  过了一阵,紫缘调理妥当,天色也已全暗,明月高悬,星斗零落。众人围在火堆旁,品嚐紫缘的手艺,果然是色香味俱全,文渊和小慕容 吃得讚不绝口。华瑄更是衷心佩服,说道:「紫缘姐姐,你这样会做菜,哪天我也要跟你学啦。」
  小慕容挥挥手中刚吃剩的鱼骨头,笑道:「我们三个里面,就属紫缘姐最宜室宜家啦。做菜我是学不来的,每次我做了什么菜,大哥一吃 就喷了出来,一点面子都不给我。」
  紫缘有点不好意思,微笑道:「我也只会这么一点,有什么好教的?这儿没油没盐的,味道只怕不会太好。」文渊摇了摇手,笑道:「不 然,不然,已经够好的了。」
  众人正自大快朵颐,小慕容忽然站了起来,说道:「我去拿个东西。」
  奔到包袱行李堆边,拎了两个皮袋回来。华瑄道:「那是什么?」小慕容眨眨眼,笑道:「是酒啊,日间在镇上买的,正好现在拿来喝。早上大哥说要喝酒,我想也还不错,就买了几升来。」文渊道:「小茵,你平常不太喝酒的吧?」小慕容笑道:「是啊,这是庆祝大家平安, 紫缘姐回来而喝的,每个人都要喝喔,这些酒全部要喝得一乾二净。」
  紫缘微拈着长髮,有点犹疑,苦笑道:「我……我酒量不好,可能喝不了多少呢。」小慕容笑道:「没关係啦,喝不完的,通通交给他。 」说着往文渊一指。
  文渊笑道:「要是把我也醉倒了,晚上可不能陪你们啦。」小慕容脸上一阵泛红,笑道:「可还没醉呢,就在说疯话啦。就是你了,先罚 一大口酒。」说着把一个酒袋交给了文渊。文渊拔去酒塞,当先喝了一口,众女纷纷嘻笑拍手,也都轮着喝了口酒。
  酒酣耳热之际,紫缘取来琵琶,轻拢慢捻,宛转而唱,琵琶歌声两动听,是一首秦观的「鹊桥仙」:「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 度。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响如珠玉,吟似清风, 柔润而缱绻,华瑄和小慕容听得悠然神往,曲毕讚佩不已。
  小枫笑道:「可惜这里没有琴,不然文公子也来奏上一曲,可有多好。」文渊酒意正盛,听得此话,登时振袖而起,哈哈大笑,道:「就是无琴,又如何不能奏曲?」众女眼前陡然光芒一闪,已见文渊手持长剑,长声吟道:「彩袖慇勤捧玉钟,当年拼尽醉颜红。舞低杨柳楼心月 ,歌尽桃花扇底风……」
  这首晏几道的「鹧鸪天」,小慕容和华瑄没有印象,紫缘却是一听便明。然而文渊非只吟咏,手中剑锋亦随之盘旋,虽不甚急,但是内力 颤动剑刃,顿时嗡然而响。他趁着酒兴,陡然起舞,左袖飞展,弹指错落,指力凭空弹上青锋,鸣声震发,悠悠迴荡,彷彿波涛叠浪,以空弹 长剑而成音律,高低有致,转折自如,以武学化入乐律之中,竟仍能大臻神妙之境。
  文渊这番舞剑成曲,紫缘和小枫听来心旷神怡,兴味盎然,小慕容和华瑄却更是看得矫舌不下,看那剑光来去,变迁若神,虚空弹剑,铮 然清越,不由得目眩神驰,万万想不到文渊的武功竟有如斯进展。
  只听文渊续吟道:「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几君同。今宵剩把银釭照,犹恐相逢是梦中。」吟到此处,剑声遂隐隐远去,飘然而逝, 转过头来,朝着紫缘一笑。紫缘微觉害羞,微笑着低下头去,知道他有感先前别离,故而为她吟唱此词,「犹恐相逢是梦中」。
  小慕容笑道:「想不到你还有这样的本事,可真厉害。」文渊收剑回鞘,笑道:「以前没试过,一时兴起罢了。」坐下举起酒袋,喝了一大口酒,抹了抹唇边酒水,忽又长身站起,高声吟道:「醉里且贪欢笑,要愁那得工夫?近来始觉古人书,信着全无是处!」
  紫缘见他高吟一首辛弃疾「西江月」,兴致飞扬,果然已现醉意,心里不禁好笑,却也觉得开心,跟着拍手吟道:「昨夜松边醉倒,问松 我醉何如……」文渊接下去吟道:「……只疑鬆动要来扶,以手推松曰:」去!「」
  吟到一个「去」字,文渊声调陡然昂扬,真的顺手往旁边一株苍松推去,那松树猛然大摇大晃,松针簌簌乱落,「去」是没「去」,却几 乎要给文渊推得倒了下去。华瑄伸了伸舌头,道:「文师兄,你真的醉啦?」小慕容笑道:「他还能吟诗唱词,看来没醉嘛。来,大家再喝, 酒袋还没空呢!」
  自夺香宴起的风风雨雨以来,直至今晚,文渊才又与三位红颜知己得以私下欢聚,自是无比开怀,纵声谈笑,极是畅快。紫缘酒量本浅, 几口烈酒下肚,双腮已泛桃红,娇艳欲滴,全身酥软如散,若非小枫在旁边扶着,几次差点便要斜倒。华瑄也喝不了多少酒,便已经醉眼酩酊 ,摇头晃脑地随时都要躺下。小慕容虽也是脸现酡红,但还是相当兴高采烈,又说又笑,看来比平常还要活泼。
  到了后来,文渊看紫缘已醉得摇摇欲坠,便要小枫先扶紫缘去睡。小枫虽然没有紫缘喝得多,也已有些醉意,这时却是一点也扶不动紫缘 了。文渊索性自己将紫缘横抱起来,往棚子里走去。紫缘感觉到有人抱着自己,昏昏沉沉地嗯了几声,低声道:「做……做什么?」文渊轻声 道:「你喝醉啦,我先抱你去睡。」
  紫缘「嗯」地一声,身体稍稍扭动,含糊不清地道:「好,睡觉……呃,嗯。」
  走出几步,小慕容忽然扑在文渊背上,搂着他的脖子,道:「喂……去哪里啊?」文渊这时已醉了七八分,登时被压得举步维艰,苦笑道 :「我抱紫缘去睡觉,你别拉着我啊。」小慕容在他耳边嘻嘻地笑,柔声道:「我……我也要……睡觉。」
  文渊侧过头来,见她醉态可掬,又丝毫没有鬆手之意,只得强提劲力,拖着小慕容走到棚下,轻轻蹲下,让紫缘躺在已经铺好的软草上, 正打算回身扶小慕容,不料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向前摔倒,正扑在紫缘的胸口。紫缘呻吟一声,仍是迷迷糊糊,说道:「渊,不要喔……」
  文渊怔怔地伏在紫缘身上,觉得脸颊旁软绵绵、暖洋洋,舒服之极,忍不住厮磨几下。紫缘虽然醉了,居然还很是敏感,轻轻扭动着身体 ,又呻吟了几声。
  他心神一蕩,情不自禁地挪前身子,吻着紫缘的双唇,听她不时发出含糊的娇吟。
  正在这时,小慕容又趴到他背上,醺醺然地细语着:「文……哥哥,陪我……睡觉……」
  听着小慕容的耳畔倾诉,文渊不禁心跳加快,离开了紫缘的唇,转身让小慕容下来,使她们并列而躺,自己蹲在两女之间,看看紫缘,昏 醉之中,双颊嫣红,朱唇欲语,却只是微喘娇声,风韵更添妩媚;再看看小慕容,俏丽的脸蛋透着丝丝迷惘,眼神朦胧,越发惹人怜爱。
  文渊越看越是兴奋,加之酒意上涌,更觉体热如火,情慾已然勾动,当下侧过身子,开始脱紫缘的衣服。紫缘已是昏昏欲睡,毫无抗拒之 力,任他帮自己宽衣解带,仅能微弱地呻吟。
  很快地,文渊便脱光了紫缘的衣服,看着那赤裸的胴体,原来晶莹如玉的肌肤,因酒醉而染红,显得格外娇艳。紫缘面露羞态,举臂遮住 胸部,双腿夹紧,低声求道:「不要……茵妹……她……在这里……」文渊道:「不好意思么?」
  紫缘醉得神智不清,虽然说话,却没有回答文渊。虽然她似乎刻意遮蔽身体,但其实已经是半昏半醒,不过是她纯出自然的反应,而且手脚无力,根本无法隐藏她曲线毕露的乳房。私处虽然尚未湿润,但是光看她那尽力併拢双腿、不胜娇羞的模样,却已是令人遐思不断,热血沸 腾。
  美人一丝不挂,醉卧身畔,面对如此诱人的紫缘,一般男人定然已按耐不住,急于上前纵慾。不过文渊虽在酒醉之际,对娇弱的紫缘还是 不忘爱惜,依然珍而重之地爱抚她的肌肤,务求使她满心欢畅,一同享受亲暱时的美妙感觉。
  不久,文渊的体贴便得到了回应。迷醉的紫缘无法自制,不时洩露出娇柔的呢喃,两条腿也自然而然地舒展,让文渊将绮丽的私处尽收眼 底,而且水光潋滟,显得非常渴求文渊的呵护。
  这个香艳的需求,虽是文渊引发,却也只有文渊能替她纾解了。他当仁不让,解下了衣带,轻轻跨上紫缘下身,两人的身子都颤了几下, 慢慢紧密结合。而后,一场大汗淋漓的春闺情事便开始了。
  「嗯……呃……嗯嗯……」
  小枫正在棚外收拾,听到这一阵欢乐的舒歎,霎时满脸通红,慌了手脚。再一听,确定是紫缘而不是小慕容,更是羞得没了主意,心道: 「紫缘姐姐得了个好郎君,也难怪她这样,不过……也……太投入了罢?真是……真羞死人了……」
  华瑄虽然半醉半醒,也听到了这亲怜密爱之声,呆了一下,忽然摇摇摆摆地站起来,又摇摇摆摆地往棚子走去,只是走得不稳,好像每一 步都可能跌倒。小枫连忙过去扶住,道:「华姑娘,等一下再进去吧。」华瑄大力摇头,叫道:「不行,我要找文师兄!文……呃,呃。」她 醉得其实也十分厉害,走了几步,便倒在小枫身上,差点也把小枫给拖倒在地。小枫无奈,只好忍着羞意,扶华瑄走到棚下。
  火堆离棚远了,夜色朦胧之中,小枫隐约看见文渊和紫缘裸体交缠,动得并不厉害,但是每当文渊深深推进,紫缘便舒服地娇吟着,只是 有一点莫可奈何的感觉,却也隐藏不住满含其中的愉悦之意,似乎说不尽的喜欢。小慕容罗衫半卸,肌肤隐露,横卧在一旁,迷濛地望着两人 缠绵,唇间也透着些许的喘息声。
  虽然小枫自幼长于青楼,但只是一个送茶递水的丫环,之后便是服侍紫缘,从来没有接客,犹是处子之身。妓院中儘是男欢女爱之事,小 枫听得虽多,却鲜少亲眼目睹。这时她看着眼前艳丽的景象,不禁恍恍惚惚起来,觉得口乾舌燥,遍体温热,害羞之余,双腿似乎也软掉了, 呆呆地跌坐在地。
  华瑄没了小枫扶持,登时无力举步,伏在地上,一点一点地挪动身体,往文渊那儿过去,柔声求道:「文师兄,我……我也想要……」
  小枫听了,更是脸红心跳,刚才喝下去的醇酒,这时好像散遍全身,令她动弹不得,眼睛半睁半闭地看下去。眼见紫缘彷徨地扭动娇躯, 接受了文渊的精华,终于躺落凌乱衣衫之中,满足地喘着气。又看着文渊坐在紫缘身旁,抚摸她的肌肤,而小慕容挪近身来,却开始低头含弄 他的宝贝,渐渐重振威风,又即进入了她的体内。华瑄倚卧紫缘身边,似乎就要睡着了,可是还是勉强睁着一丝醉眼,望着师兄赤裸的身体。
  沉醉的爱侣们似乎都没有注意小枫在旁,依然表现得十分放纵。小枫看在眼里,只是又羞又窘,两腿之间好像也湿滑起来,慢慢地觉得一 阵失神,暗想:「文公子……她们……好像都很舒服,我……我如果也能那样……」
  想着想着,眼皮好像越来越重,正感魂不守舍,忽然之间,不知是哪一个人握住她的手腕,顿时把小枫拉得斜卧在地,一慌之间,脑袋昏 昏沉沉,竟也昏醉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