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黑暗天使之卧底 第六章

时间:2018-09-12
谢安拥着杜倩心走到公园墙边的树丛中,浓重的树影挡住了路边的灯光,谢安在阴影中转过杜倩心顺从的身体,深深地吻下去,舌头粗暴地顶开杜倩心丰满的双唇,侵入她的口腔。双手紧紧地箍住她纤细的身体,让她的小腹与自己的紧紧相贴,坚挺的已经感到疼痛的下身彷彿要穿过衣服进入她的身体。
  杜倩心无力地靠在他的怀里,顺从地张开嘴,任由他的舌在自己口中肆虐,不时用自己的舌温柔地缠绕着他。当谢安的手向下绕过她的裙子抚向她雪白的大腿时,杜倩心伸下右手,配合地掀起自己的裙子。
  惊讶于她的顺从,谢安的手顺着她紧绷的大腿来到她的股间,隔着薄薄的内裤,感觉她颤抖的花瓣,谢安移开嘴,在她的耳边用命令的口气轻轻地说:「脱下你的内裤。」
  彷彿浑身都软倒了的杜倩心喘息着请求:「安——安哥,到——到里面再——好吗?这里会——会有——人。」
  谢安的手指将内裤的布料轻轻地压入杜倩心的花唇,口气强硬起来,「脱下内裤,交给我。」
  杜倩心幽怨地看了谢安一眼,熟悉了黑暗环境的眼睛清楚地看出他眼里的坚持。无奈地伸手到裙里褪下自己的内裤,放到谢安伸出的手中,说道:「满意了吧?」
  谢安仔细地看着手中淡色的纯棉三角内裤,上面传来熟悉的女儿香气。虽然从小一起长大,但是这么近地研究她的内衣还是第一次,突然,他指着内裤中间一块深色的痕迹问道:「这是什么?」
  杜倩心疑惑地看了一眼,一下子明白过来,不依地靠到谢安的怀里,「安哥,求求你,不要再欺负我了好吗?」
  谢安无声地冷笑,「这就算是欺负吗?你如果觉得受不了的话,你可以走啊,没人拦着你,我先爬过去了,要不要来自己决定吧。」说着将内裤塞入口袋,走到墙边跃起拉住墙头,翻身爬了过去。
  杜倩心毫不犹豫地跟着走到墙边,一跃而起扳住墙头,一个引体向上轻鬆地上了墙头,黑暗中可以看到谢安在下面等着她的模糊轮廓。
  看着这样的情景,不由地想起小时候放学后到家附近的公园玩,没钱买门票的时候谢安也总是这样先爬过去然后在那边等着用身体垫着自己的脚,因为那时的自己虽然爬得上墙,下去的时候却是说什么也不敢。想起那时的情景,不由的涌起满腔的温柔,浑忘了刚才谢安是怎样粗暴地对待自己。
  杜倩心心中一动,如果自己还是象原来那样的倒转身子慢慢下去的话,安哥───还会接着自己吗?想到就做,杜倩心转过身体,双手用力按住墙头,两脚慢慢地向下伸去。大约伸下了4、50公分地时候,感觉到小腿处一紧,一双温热的大手抓住了自己的腿,知道是谢安接住了自己,不由心头一热,安哥───毕竟还是关心着自己的吧。
  杜倩心双手慢慢放鬆,身体缓缓降下,谢安的手顺势沿着她修长的腿慢慢向上,进入了她的短裙,扶住了她赤裸的臀部两侧。杜倩心的裙子被他的双手阻隔,整个赤裸的臀暴露在谢安的面前,紧绷的臀肉在暧昧的月光下月白色的光芒。
  被夜风吹得泛起阵阵凉意的股间霎时间提醒杜倩心,自己的短裙里没有一点遮挡的衣物,只觉得全身发软,无力的双手哪里还拉得住墙头,整个人掉落了下去。
  谢安搂住杜倩心软倒的身体,让她站定后,顺势用嘴巴亲吻她的耳背,让她的上身无力地俯靠在冰冷的水泥墙上。
  谢安的右手绕过她的细腰,拉出她衬衣的下摆,从衬衣的下方进入她的衣内,经过平坦的小腹慢慢地向上。同时亲亲地在她的耳边说,「我碰你的身体,你会向上次那样的生气吗?」
  杜倩心羞涩的解开自己的衬衣扣子,脱开背后的挂钩,用行动回答谢安的问题。
  谢安的手拉开鬆脱的胸围,重重地捏住杜倩心的乳房。心里想着,要这个女人偿付自己这么多年来全心全意的付出。
  杜倩心痛叫起来,「啊!很疼。」她的心里更痛,难道自己再也不能得到这个男人的怜惜了吗?
  谢安在她的耳边说道:「疼吗?我喜欢你在我面前叫疼的感觉,让我好爽啊,你爽不爽?」
  杜倩心的心刀割般的痛,但是想到身后的男人心里一定更加难过,他越想伤害自己也许正代表着他对自己的爱越深吧。以前,自己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的意识到他对自己是那么的重要,一向以来都是任性地对待他,把他当作需要时可以随时叫来,厌烦时可以随便赶走的对象,那么作为对自己以前任性的惩罚也好,今晚就放弃自己的自尊,让他狠狠地伤害自己吧。
  在心中作出了这样的决定,杜倩心温柔地说道:「安哥,只要是你喜欢的,我也喜欢。」
  谢安继续在她的耳边说:「那么我喜欢的你都愿意为我做吗?」
  杜倩心的双手扶着墙支撑着自己发软的身体,任凭他的双手在自己纯洁的身体上肆虐,不放过任何一个隐秘的部位,喘息着回答:「我───我愿意,我是你的,心永远是,身体也一样。」
  丝毫没有被杜倩心诚恳的告白感动,谢安坐到草地上,手拉着顺从的女人跪在自己的身前。冷笑着说道:「那么我今天就要好好地享受你了,你準备好了吗?」
  似乎一点没有感觉到自己所处的屈辱姿势,杜倩心赤裸的双膝跪在草坪上,依然那么温柔地回答:「只要能让你开心,我不用準备。」
  杜倩心从未有过的温柔彷彿反而激怒了谢安,他粗鲁地说道:「你不用準备,我可还没準备好呢。」左手一把纠住杜倩心的短髮,将女人的头按向自己的股间。
  虽然已经在心中做了决定,仍然被谢安粗鲁的动作吓的惊叫起来,「啊?安───安哥你要干什么?」
  谢安丝毫不理会杜倩心的心情,说道:「来,让我舒服一下,你不是说你永远是我的吗?
  那么今天晚上就把你所有的第一次全部交给我吧。「
  杜倩心强忍悲伤,低头嚥下几欲夺眶而出的泪水,用颤抖的手拉开男人腰间的皮带扣。
  谢安用空着的右手褪去杜倩心的衬衣,再扯下她早已鬆开的内衣。让女人坚挺的胸完全暴露在空气中,用食指和中指夹住她挺立的乳尖,轻轻地摩擦着,让她肿胀到极限而发出不耐的呻吟。
  杜倩心费力地抽开他的皮带,解开他裤子上的钮扣,随着裤子向下褪去暴露出他隔着内裤仍然明白无误地表现着狰狞的男性。第一次这样近距离地观察男性的器官,处女的羞涩让她不由的犹豫起来。
  谢安等了半天,没看到她进一步的动作,狠狠地收紧手指,挤压女人娇嫩的乳尖,「还不快点。」
  杜倩心痛苦地「啊!」了一声,强忍心中地羞涩,颤抖着的小手第一次地伸入了男人的内裤,握住他粗大的弟弟轻轻地抚摩起来。
  谢安感觉到她温暖柔软的小手,雄性骄傲地挺立在她手中,阳具上舒服的触感和心中征服的快感混合在一起,让他不可抑制地呻吟起来,「把我的裤子全脱了。」
  杜倩心顺从地将他的内裤褪到膝间,暴露出他兇恶地挺立着的雄性。
  谢安纠着女人头髮的手用力将杜倩心的头往阳具按去。
  明白了谢安的企图,杜倩心虽然觉得难以忍受,还是服从地低头缓缓张开嘴,让他一点点地进入了自己的嘴。
  谢安被她嘴中的温暖湿润紧紧包围着,美妙的感觉让他一进去差点就要射了出来,拚命控制住自己,男人命令道:「舌头,快舔。」
  女人服从地点点头,轻轻地围绕着他带着鹹味的阳具转动舌头,控制不住的眼泪终于顺着脸颊缓缓地流了下来。
  谢安看着她美丽的嘴唇紧紧地围绕着自己的弟弟,可怜的小嘴巴被自己塞得鼓鼓囊囊的,一滴滴的泪水不断地掉落到自己的股间,想到任性的她居然肯为自己做出这样屈辱的举动,心不由软了下来,但是想到她对自己的背弃,一股怒火又从心头升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