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玲珑孽怨 第六十七章 胆壮色心

时间:2018-07-10
赵夫人身体给妹妹和两个女儿压得有些气闷,下体还得忍受虎子冷不防来几下的姦淫,此刻成进的肉棒还亮晶晶的便在眼前,得意地佔有得女儿的小口。赵夫人哭都哭不出声来,咬牙闭上眼去,女儿的唾液滴到脸上,她也只作不知。
  成进冷冷一笑,道:「还在发太太脾气啊?也不想想你现在是什么身份?你现在只是一个养在这儿给老子操着玩的婊子而已!」肉棒离开霜瑶的嘴,在赵夫人的唇边敲了几敲,喝道:「嘴张开!老子还没玩过你这贱人的樱桃小嘴呢,哈哈!」
  赵夫人睫毛闪了两闪,紧紧闭着嘴唇。成进嘿嘿一笑,手指捏着她的下巴,强行捏开她的嘴,肉棒随即捅了进去,道:「好好侍候老子,不然要你们母女好看!」肉棒在她的嘴里胡乱捣弄着,两根阴毛搔过她的鼻孔,痒痒的好不难受。
  赵夫人张开眼睛,恶狠狠地看着成进。那条噁心的家伙现在便含在嘴里,却不敢咬下去,只好听任它胡作非为。成进笑道:「不用这么看着我。你不是说要我好好照顾灵儿,把你的茹儿和瑶儿找回来给你吗?现在你的二女儿好好地在家等着替我生儿子,另外的这两个女儿不是也好好地带回来给你了吗?还外送小外孙一个。哈哈!老子可全做到了,没对不起你!」
  一想到自己和三个女儿尽在他的掌握之中,赵夫人不由沮丧之极。乾脆又闭上眼睛去,耳旁听着成进和虎子嘻嘻哈哈的淫笑着,几滴眼泪不知不觉又流了下来。突然下体微微又是一痛,却是虎子冷不防又将肉棒狠狠地插入自己的阴户。
  虎子兴奋地姦淫着赵夫人,忽然笑笑对成进道:「小少爷,你刚才……刚才不是去了小姐那儿吗?小姐还是那么漂亮……嘿嘿……现在怎么还有这么好的兴致来玩这贱人?」成进白了他一眼,哼了一声,道:「不要老提那个。」虎子呵呵笑道:「不提就不提,小少爷可真艳福不浅,呵呵!」成进道:「还提!现在给你玩的女人还少吗?这几个婊子长得可不差,你的艳福也很不浅!」将赵霜瑶抱了下来,压在身下,呼呼地姦淫起来。
  搞了半夜,成进跟虎子都搞得气喘吁吁。于是拿铁链将几个女人重新锁好,一人各抱着两个,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一睡便睡到次日正午,离太湖帮覆灭已经两天了。成进心道:「太湖帮既灭,官府必然会全力图谋对付龙神帮,我要刺杀罗参,须得越早越好。」
  当下对虎子道:「那间大屋还有几天才能装修完毕?我叫你找的丫环都买到了么?」虎子道:「其实现在已经可以住了,现在只剩十来个工匠在收尾而已。那些丫环已经找得差不多了,过几天就可以去领人了。」成进道:「嗯,如此甚好。就都交给你了……」心想刺杀了罗参之后,姨妈、姐姐和阿琪就该当不会再催着自己回武昌了吧,那时就速速将她们安顿过去。她们住得舒服,自然就不会时时想着武昌了。
  于是备好夜行衣,午饭一过,成进便即提前入城。
  谁知刚到山脚,便见一个城里的探子飞奔而至。原来这天较场里人声沸腾,很多兵士聚在那儿,听着一名长官的训话。那探子唯恐官兵即日便要对龙神帮不利,于是飞奔来报。
  成进心道:「这倒大有可能。」生怕官兵半夜来攻,当即只好将刺杀行为押后,返回帮里,将一百多名帮众尽数召集,重新分派了一半的人守在山脚,四分之一的人守在半山,其余人等紧守山门,连旧伤未逾者也出动做后勤。众人听道官兵顷刻即到,个个不敢怠慢,领令而去。间中或有人嘟嚷着「干嘛要跟官府挑明作对,弄得现在危险万状、命在顷刻?」好在成进并没听到。
  成进领着虎子和几个亲近的喽啰守在大厅,一想到要跟官府正面作对,心中也不免惴惴。众人提心吊胆,从中午守到夜里二更,却连半个官兵都没看到。
  虎子道:「怎么还没来?难道他们想乘夜攻山?」成进道:「不可能。乘夜攻山对他们没好处,这儿的地形我们熟他们不熟,树木又多。今晚该当没事了,叫他们轮班休息吧,明天再说。」
  虎子道:「那也是,他们要是敢夜里来,死伤必然惨重。咱们这儿可是大大的一座山头,不比太湖帮是平地上的庄园。」
  成进笑道:「就是。」突然心中一跳,想起一事,对虎子道:「你马上到赵府去,叫灵儿快快收拾一下,最好在天亮之前把她们迁到我们刚买的那座大屋去暂避一下。」
  虎子皱眉道:「你怕他们先去府里捉人?不会吧?那儿表面上跟龙神帮可没什么瓜葛,只是一户员外人家……」成进道:「很难说,小心为上。官府居然知道我跟老赵的恩怨,可见他们早知我的底细。你快去!叫灵儿带我娘先走,一般的家僕丫头就不用带,留在那儿好了。那些下人官府就倒是真的不会为难。」虎子道:「好吧。」当即骑匹快马,直奔下山而去。
  又等了一个更次,成进毫无睡意。「娘会不会跟虎子走?」他突然想道。
  一想到娘的倔强脾气,万一灵儿跟虎子说不了她动身,那可糟糕。再说自己也未曾向虎子说过娘的事,只怕虎子想劝也不知道怎么劝。
  越想越不放心,当即匆匆向下人交代几句,亲自奔下山去。
  甫到山脚,突然天上竟下起小雨来。深秋的半夜本已寒风袭人,成进给微微雨丝打在身上,不由打了几个冷战。当下更是奔得飞快。
  成进奔入赵府,果见赵霜灵和云儿她们正在收拾细软,却是不见虎子。当即问云儿道:「收拾好了吗?走得越快越好。虎子呢?」云儿呶呶嘴,道:「他说要去拜见一下夫……那个夫人,叫我们别跟着。」
  成进「嗯」了一声,突然心中一跳,喝道:「你为什么不跟着!」也不等云儿答话,呼的一声飞奔了出去。浑身尤自湿漉漉的,也没记得要换衣服。
  「虎子没这么大胆吧?」成进心中惴惴。
  「我发过誓,我不会再让任何男人再碰我的身子。如果我连最后这一丝清白都不能得到,我也不愿苟此残生了。」母亲的话又在耳旁响起,成进只觉背上一冷,衣裳也不知是给雨点还是自己的冷汗沾湿了一大片。「娘可不是在开玩笑的……」
  奔近母亲的房子,却似乎还没听到什么声音。成进暗暗奇怪,待到了门外,终于里面传出女人低闷的「呜呜」呻吟声,听得虎子的声音淫笑道:「夫人我终于得到你了,你真美啊!我不是在做梦吧?」
  成进叫声「不好」,飞腿一踢,「呯」的一声巨响,将两扇门给踢个稀烂,冲了进去。
  只见虎子正赤身裸体地趴在杨绡玲身上,紧紧按住的杨绡玲双手,屁股加紧挺动着,肉棒正猛烈地在她的阴户里冲击着。
  杨绡玲口里被塞着布块,口里「呜呜」地哭着,眼泪横迸,拚命挣扎着,却是敌不过虎子的力大。她美丽的胴体上无助地扭动着,使尽着全身的力气挣扎,但却无力阻止自己的肉体再一次地遭受姦淫。太多年了,她的武功早已荒废,只像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柔弱女子,顽强地保护着自己这饱经风霜的身体。
  但她保护不了。
  昔日的小书僮还是用他暴起着的肉棒,兴奋地贯穿了她女人的私处。
  成进怒喝道:「虎子你干什么!」冲了上去。
  虎子一见成进来到,呆了一呆,脸色一白。未及说话,整个身子已给成进提了起来,向后摔了出去。
  「娘你怎么样了?」成进急问,挖开塞在母亲口里的布块。
  「呜呜呜……」杨绡玲一见儿子,哭得更是凄惨。身体甫得自由,便想扑到儿子的怀里大哭。可顿了一顿,突然身体一转,从旁边抱了被子紧紧盖住自己的身体,哭个不停。
  「娘……对不起……我……我答应过不再让任何人侵犯你的……对不起……是小进不好。」成进走上前去,手掌轻轻搭上母亲的肩头。
  杨绡玲「呜呜」哭着,转过身去,将被子拉过头顶。
  成进道:「娘……」一想到娘一生凄苦,自己好不容易救了她出来,她却因为跟儿子的乱伦,一意守身独伴青灯。自己费尽口舌,都不能使她回心转意,可知娘确已心死。这番再给虎子强姦,娘真不知道会多伤心,自己再想跟娘相好,只怕……只怕是再也休想了。越想越气,回头喝道:「虎子!」
  虎子顾不得手足被摔得疼痛,正慌乱地穿着衣服。见成进黑着脸转过身来,道:「小……小少爷,我……我……」成进喝道:「你……你什么!你这混帐!」飞起一脚,将虎子踢出门去。
  虎子叫道:「小少爷……」话音未落,成进已追了上来,藉着房里透出的微弱灯光,雨点般的拳脚一下下猛往虎子身上招呼着。
  「饶命……小少爷……快打死我了……」虎子痛苦地呻吟着。
  「你……」成进一把揪住虎子的衣领,将他的身子提了起来,却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走廊里顿时静了下来,只听到房子里杨绡玲低低的抽泣声。
  「你……你对得起我么?」呆了一呆,成进喘着气道。
  「夫人……也不是以前的夫人了……」虎子小心翼翼道,「反正她的身子那么多人都碰过了,也不在乎多我一个……」
  「你他妈的!你说什么?」成进大怒,一拳狠狠打在虎子的肚子上。虎子一声惨叫,痛得蹲下身子。
  「不是吗?赵老贼操过,太湖帮操过,连你也……你也……为什么我就不行?」虎子在地上打着滚,抗声道。
  「奶奶的你这臭小子,原来一直就没安着什么好心肠!我说不行你偏要!帮里没女人让你玩吗?」成进一脚踢中虎子的腰门,虎子又是一声大叫,在地上打了个滚。
  「有……有是有……都是些你玩残了的女人才给我……」虎子呻吟着道。
  「你他妈的!」成进怒喝道,「所以你不服气是吗?我娘也不是什么新鲜的……」突然发觉自己失言,恼羞成怒飞起一脚又踢在虎子的背上。看着虎子痛得挺在地上打着滚,成进站在那儿呼呼在急喘着气。
  「不要再打了……我……我……」虎子挣扎着,扶着墙壁慢慢站了起来,颤声道,「小少爷,我跟了你那么久,你难道真要为了女人打死我吗?」
  成进黑着脸,走近去又揪着他的衣领,沉声道:「什么女人,她是我娘!知道吗?」虎子嘿嘿一声,道:「可你自己不也玩过她了?」
  「你……」成进一时语结,拳头又举了起来,「我自问可没有薄待你,那……那些女人不是都跟你一起……了吗?」
  虎子下意识的避了一避,拳头却没落下。虎子冷笑道:「你自己没先上过的,你会给我吗?嘿嘿!再说夫人你也玩过不止一次了,又何必……」话音未落,又给成进狠狠扇了一记耳光。
  「你还说!」成进喝道,「我娘就不许你碰!她……她……她受了那么多苦……我很对不起你吗?上次那个什么莲儿是谁开的苞?」
  「不要提莲儿!」虎子突然一下子推开成进,背倚着墙壁道,「她是死了,死了怎么样!剩下一个又乖又听话的,你都一定要把她活活弄死!」
  「轰」的一声,户外一声雷,随即「哗哗」倾盆大雨之声大作。「辟辟」两声闪电闪过,一瞬间将原本暗暗的走廊照得通亮。虎子脸上几处青肿,嘴角滴着一线血丝,红着眼正盯着成进。
  成进冷笑道:「你现在想给那小丫头报仇是吗?来呀,来杀了我啊!」又冲了上去,拳脚又朝着虎子身上招呼。
  虎子手脚紧紧地护着身子,叫道:「我没有,我没有想报什么仇,你是我的小少爷!她只是个小丫头,我怎么会……」成进冷笑道:「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小少爷!」一拳重重打在虎子的肩膀上,停手呼呼喘着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