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大战準新娘同事

时间:2018-01-07
我叫邓楚文,广告公司的客户经理,30岁了,收入还不错,但加班对于广告公司来说是家常便饭,老婆也渐渐习惯了,所以就加班来说本来实在不值得一提,但是公元2006年10月17日加班到18日午夜12点却有必要一说,最后我的提案大获成功都不是关键,关键在于午夜12点后的15个小时。
故事要说的清楚,有些背景就必须要交代,但有些我会穿插在故事里面说,这里先要介绍另两个关键人物。
周文媛,女,27岁,身高168釐米左右,体重应该在51公斤上下(根据我抱起估计出来的),三围不是很清楚,胸不是波霸型,可是很坚挺,臀部非常丰满且上翘,腰身纤细,小腹平坦。
她的长相不是非常靓丽的类型,不过很耐看,而且非常具有知性女性的那种气质韵味。
她是我的同事,公司的文案指导,有一个交往了一年多的男友,已经决定将在2006年11月9日结婚,我的这个提案她也要参与,所以跟我一同加班。
文媛人比较开朗,平时比较话多,尤其跟我很说的来,用她的话说觉得我像她的大哥哥,于是有些亲密动作她自己不觉得,可我毕竟是男人,刺激袭来偶尔也要意淫一番,所以,她在我的想像中早已经被我奸过很多次了。
故事正式开始在10月18日(週三)午夜12点,因19日下午3:00要正式提案,而当时我的工作基本完成了,就是还有部份创作稿纯纯还在修正,文案部份也基本完成了,不过文媛在做最后的校对。
为了给19日的提案储存精力,我给文媛和纯纯交代了几句后就进休息室睡觉去了。
公司的休息室不大,有一个可以折叠的沙发床,一张小桌子,平时会在这里开一些头脑风暴会议,折叠沙发床打开也不是很大,一个人睡还蛮舒服的,两个人的话就有些拥挤了。
因为我老婆习惯裸睡,天气凉一些的时候会穿一个很短的睡裙,站起来只能遮住屁股,躺下就很容易露出下半身了,我常常在加班到深夜回家,那时她通常都睡了,我疲惫的时候呢就先睡,半小时到一小时后开始跟老婆做爱,不是很累的时候就直接抱住老婆,开始上下其手,通常十分钟左右,就可以让老婆在睡梦中激起情慾,然后我就长驱直入,老婆的身体很敏感,在睡梦里面愈发娇羞,通常要我抽插半个小时左右才会醒来(这也是另一个故事,所以会放在以后记叙,这里只是强调我的习惯)。
睡得迷迷糊糊之中,我早就忘记了这是在公司休息室,还以为是家里的大床呢,一个翻身,抱住床上的老婆,发现老婆竟然穿着衣服,我迷迷糊糊的说了一句「怎么还穿着衣服啊?」
,其实那时我自己也穿着衣服,双手自然的就拉起她的衣服,从下面伸进衣服里面,握在老婆的乳房上,开始揉捏起来。
我的慾望很快就升腾起来了,这才发现自己竟然也穿着衣服,虽然觉得很奇怪,可是也没有深思,迅速的解开自己的裤子,释放出早已暴涨的肉棒,一只手继续揉抚着老婆的乳房,另一只手已经游走到了老婆的小腹下。
当时真的是只觉得奇怪,并没有其他想法,因为我发现老婆穿着裙子,里面还穿着短裤,是那种平角的蕾丝透明纱线的内裤,老婆都是裸睡,而且穿的也大都是T字裤。
但是慾望来了,我也没有想太多。
我直接将手轻柔的探进老婆的内裤,抚摸起老婆的阴部花瓣,很湿,加上感觉到老婆的不同,有强烈的陌生感,更觉刺激,于是将老婆的短裤褪下来,露出潮湿的花园,再把老婆的屁股向我身边搂了过来,暴涨的鸡巴在老婆的穴口摩擦了几下,然后便挺进老婆的花园深处,我微微感觉到了老婆的抵抗,于是一手搂住老婆的腰,一手搂捏着老婆的乳房,下身开始挺动抽插。
「老婆,今天你怎么了,还穿着衣服睡?」
我问道,但感觉到的是老婆更用力的挣扎,其实在做爱时候,适当的挣扎真的更能刺激男人的慾望,我当时就是更觉得刺激,于是抽插得就更加猛烈了。
「老婆,你什么时候穿这样的短裤,什么时候买的啊,我怎么没见过,是不是想穿给别的男人看啊?」
我接着说,还开着玩笑(我和老婆做爱时候常常说些彼此觉得刺激的话,有时候还有角色扮演游戏呢)。
老婆被我插得发出了闷哼声,似乎停止了挣扎,我伸手抬起老婆的一条腿,身体稍微横过来一些,让鸡巴更深入的插进老婆的阴道,老婆呻吟的厉害起来,不过明显的能感觉出老婆在压抑她的快感和呻吟。
这时我发现床的两边多了扶手(沙发的扶手),不知道怎么的突然一个激灵反应过来这不是在家里。
霎那间我的脑中一片空白,不停地回想刚才觉察出的不同和陌生——穿着衣服睡、穿我没见过的内裤、乳房坚挺(老婆的乳房是那种白白大大软软的感觉,很温暖,而现在摸到的是坚挺、刺激、青春的感觉)、有挣扎反抗(老婆如果就是在梦里面也是顺从和欢畅的)。
插入的感觉也不同,老婆的是湿润柔软一圈一圈的收缩吮吸,现在的感觉是阴道口非常的狭小,紧紧的箍住阴茎,但穴内却很宽敞,内壁的刺激是点状分布的,恰好我的龟头非常大,在这样的穴内实在是加倍的舒服,这样的穴事实上也是需要我这样的大龟头加长阴茎来刺激的(后来的故事也证明了这一点)。
我还在呆呆的想着,身下肉体的动作却唤醒了我,发呆的同时,肉棒深深的插在柔美的穴内忘记了动作。
女人可以忍住诱惑,却绝忍不住深插在穴内碰着花心的肉棒一动不动。
「嗯……快……嗯……快动……快……快动……嘛!」
是文媛的声音,我把她的身体扳了过来面对我,真的是文媛清秀的脸,可是表情是我从没见过的诱惑神情——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平时端庄秀丽,书华气质的女人,现出的淫蕩表情会是多么的动人。
我顾不得多想了。
起身!抽出肉棒!文媛紧紧的拉住我,双手抱住我的腰,不让我的大鸡巴抽离她的嫩穴。
但无疑她抵不过男人力量。
我站在沙发床边!俯身!把文媛身体抱起横放在沙发床上!拉开她的双腿!硕大的龟头顶在文媛叉开双腿暴露出来的毫无防护的淫穴口上!文媛用力把腿打开的更大!腰部用力向上挺!我势大力沉的用劲压了下去!伴随着一声快乐的尖叫,大龟头阴茎全根没入文媛的淫穴!那种舒爽的快感刺激着我,我奋力的抽插着,势大力沉,文媛在我身下快乐的大叫起来。
我揽起她的头,亲吻她的嘴——文媛的快乐叫床声被堵成了呜呜的叫声。
我稍微放缓了抽插的频率:「小声点!纯纯还在外面呢!」
「她……啊……她……肯定……肯定……回……回去……去了……」
说完这句,文媛兴奋的又肆无忌惮的淫叫起:「啊……好舒服……啊……太舒服了……哦……哦……我……我……从来……没……没这么……舒服过……啊……」
伴随着最后一声超高分贝的喊声,文媛两手紧紧的抱住我,双腿收紧缠在我的腰上,穴内紧紧收缩,将我硕大的龟头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无比刺激,并且有一股热流全面浸淫着我的龟头,阴茎更是被阴道口越箍越紧,几乎就要突破我的极限。
就在这时候,文媛全身突然鬆了下来,横瘫在了沙发床上。
小穴也没有刚才收缩的那么紧了。
连续五百下的冲刺让文媛高潮了!我无法抑制自己,疯了一般的冲刺起来。
一分钟以后,文媛全身的肌肉又绷紧了,淫叫声一浪高过一浪。
而我是招招见底,棒棒到心,每一下都直抵文媛的穴心,文媛如疯了一样,喊着:「啊……要死了……舒服……」
「哦……爽啊……疯了……快点……」
「再快点……啊……」
「到了……啊……又到了……啊……」
随着文媛的第二次高潮,我也喷射出了精液,一滴都没有浪费,全部灌进了文媛的淫穴。
文媛无力抗议:「你……怎么……射进了……我……在……危险期啊……」
我趴在文媛身上,鸡巴还插在文媛高潮后穴内,文媛每过几十秒小穴还会痉挛收缩一下,滋养着我射精后已经疲软的肉棒,我用手和腿支起自身的重量,身体却紧贴着文媛。
过了一会,我伸手在沙发床边打开了休息室的灯,看着文媛。
只见文媛脸色潮红,眼神迷离,上衣凌乱的捲起露出一边的乳房,我探起些身,视线向下移动,文媛平坦的下腹随着呼吸起伏着,撩起的裙子搭在小腹上,我再抬起些身体,看着我和文媛身体的相联处,一片狼藉,文媛的两腿还保持大开着,一条腿平放着,一条腿却搭在床边了,白纱蕾丝透明的内裤挂在脚踝上。
「在看什么?」
文媛眯着眼睛问,声音完全没有了平时那种爽朗的天真感,代之一种无比慵懒的媚惑感觉。
「看我的小文媛是怎么淫蕩的啊!」
我挑逗道,感觉下腹部的慾望又有些升腾起来!「讨厌了……就知道欺负人家!」
说着文媛还用小手打我两下!「不是你跑到我床上来勾引我的吗?」
我说着还故意下身动了几下。
「才……没有呢,人家只不过也是太睏了才过来休息的吗?谁知道你竟然是个色狼。」
「我是色狼!?你好好的休息干吗把胸罩脱下来啊?」
「都……戴了一天一夜了!睡觉……嗯……当然脱下舒服……嗯……啰……讨厌了……你……嗯……还来……」
我已经开始感觉到肉棒似乎又恢复了一些,慢慢的硬了起来,于是缓缓的有节奏的又开始抽插起来!(天哪,我自己都吃惊我恢复的速度,已经有五年没有这么快的恢复了,跟老婆在恋爱时候偷尝禁果,大学三年级,第一夜做了四次,3分钟、15分钟、40分钟、70分钟,之后一发不可收拾,大学毕业两年后结婚,三年时间里,老婆的穴被我插了近千次,几乎是夜夜春宵啊!可是结婚后慢慢就没有那么激情了,频率也开始降低,每天一次到每週三次到每週一次,而且开始需要些别的刺激才有激情来,更不用说射精后三分钟之内重新硬起来了)「别动!」
文媛紧紧的抱住我,小穴用力地夹住我的大鸡巴说道。
我停下动作:「不舒服?」
「不是!」
文媛把搭在床下的腿移到了床上,接着道:「等一下了,让人家休息下嘛。
人家从来都没有这么舒服过,所以要多回味下,顺便休息下,恢复体力啊!」
「从来没有舒服过,你跟你男朋友,不对,你準老公(突然想起文媛一週前发的喜帖)难道不做爱?」
「当然做了,不过他没你这么会害人(听听吧,女人怎么都这样,自己爽成这样还说我是害人)。
他……他的那个没有你的那么长,……那个头头也没有你的那么大,每次进来都没有什么感觉。
再说也很久没有做了,因为说要等结婚那天嘛,都怪你!!」
说完又跟调情似的打了我两下。
原来这样啊(看来如果女人慾求不满,真的是有机会就容易出轨的啊,看来这次便宜我了)。
「文媛,那以后我看来都要我帮你了!下次介绍你男朋友我认识,我好好教教他啊!」
「你坏死了,想得倒美啊!你以为我是什么啊?」
「你是我的小老婆啊!」
说完我又开始耕耘起来了!因为看到文媛好像恢复了一些,而且阴道内的律动也快且强烈了起来。
「啊……啊……啊……嗯……嗯……」
文媛也禁不住呻吟开了。
我抬起文媛的双腿,将它们架在我肩上,双手从文媛的胳臂下环绕在她的背上。
一把抱起文媛,然后站了起来。
文媛的嫩穴更加紧密的贴着我,大龟头在里面跳动,随着我手上用力,将文媛一下一下抛起落下,文媛的双手也环在我的脖子上,小穴有如熟透了一般,淫水不断地淌了下来。
我在休息室走动着,一边插着文媛的穴,同时吩咐文媛拿起一个靠垫放在休息室的小桌子上,然后将文媛放在了桌上,脱下了文媛的上衣,文媛的上半身变成了赤裸的了,下身的裙子依然裹在腰间。
我深深浅浅的又抽插了起来,文媛呻吟不断。
接下来又换过几个姿势,比如让文媛背对我站在地上,翘起屁股,上身撑在桌上、床上……期间文媛又高潮了两次,我也没有停下,一次抽插着,现在文媛的声音都已经有些哑了,可是我还是没有觉得要射的感觉。
我再次把文媛的双腿架在我的肩上,抱起她:「我要把你放到你的办公桌上去插你。」
「嗯……嗯……不……要……嗯……」
文媛无力地拒绝着。
我抱着文媛,打开休息室的门,一边插一边走,办公室里面静悄悄的,只听见插穴时的拍击声和文媛无力的「嗯……嗯……」
呻吟声。
有两台电脑没有关,屏保的蓝光使得室内还有些亮度。
我把文媛放在了她的办公桌上,拿起桌上文媛和男友的婚纱照,放在文媛的面前,文媛呻吟着,把相框翻过来放在身边:「嗯……讨厌……嗯……你……」
「我们把灯打开好不好?」
我问。
「嗯……不……嗯……不要……不……嗯……不要。」
文媛连连拒绝。
文媛越拒绝,我越觉得刺激,于是一把抱起文媛,走到墙边,打开了办公室内其中一盏灯(安全起见,没有多开)。
有了灯光的照明,更显出了文媛的妩媚,她头侧向一边,头髮披散着,随着我的动作起舞,喃喃对我道:「嗯……我……我嗯不……行了……嗯……嗯……还是……让……嗯……让我用嘴……来……来……」
「不行,我要射在你的小嫩穴里面。」
「嗯……嗯……小嫩穴……都……都……嗯……嗯……都快给你……插……嗯……破了……嗯……」
这样娇慵无力的感觉实在是太刺激了,我加快了速度。
抱着她转战各个办公室,时而站,时而坐,时而把文媛放在别人的办公桌上,还不是用语言挑逗她——下:「要不现在给你男朋友打个电话啊?」
「你男朋友知道你在加班吗?」
「以后还要不要跟我加班啊?」
「……」
其实我能感觉道,文媛在今后很长的一段时间内不可能从我的枪下逃脱的。
最后,在连续抽插近一个小时之后,我终于坐在文媛的办公桌前的凳子上,面对面抱住文媛,在文媛的淫穴内一洩如注,滚烫的精液射在文媛的花心上,让文媛再次兴起一阵小小的高潮。
然后,文媛竟然还无比清醒的冲我说了一段话:「文哥,我被你操死了,你可把我害惨了。
本来跟男朋友就没有过高潮,这辈子怕是跟他都不会再有高潮了,下个月就结婚了,本来没结婚还好,让你搞也还说的过去,反正也不是第一次跟别人。
可结了后,就有点太对不起我老公了。
唉!你真是害死人……」
说完,也不管穴内还装满了我的精液,已经开始缩小的肉棒也还塞在她的小穴里没有拔出来,就趴在我的肩上睡着了。
我静静的抱着她,一任文媛趴着肩上,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3点半了。
接着袭来一阵极度疲惫的感觉。
我决定抱着文媛去休息室好好小睡一觉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