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A Girl's Story

时间:2018-02-09
我叫爱华,这是我的故事。
从高中时代开始,我对性就一直充满了好奇。高中我念的是育X商职,当别人都在沉迷于琼瑶小说时,我却独独衷情于外国翻译的言情小说。
外国作家风格开放,笔触细腻,尤其对性爱的描写,在含蓄的笔法中却又将性爱场面的激情形容得淋漓尽致。
每次看到精采处回过神来,才发现我早已溼透了。一个女孩子想要看到真正的黄色书刊是不容易的,我也只好看看言情小说聊以替代。
记得有一次在公车上看到性起,我竟当场把手伸到牛仔裤裏自慰起来,由于是在极亢奋的状态下,我很快就达到了高潮。
幸好车上人少,我又坐在最后一排,相信没有人发觉,但那种偷偷作坏事又怕人发现的刺激至今仍使我回味无穷。
仅管我是如此的好奇,但我却一直没有真正的看过男人的身体。
有的时候去游泳,看到男人性感泳裤下那突起的部分,总会引起我无限的暇想。
但我没想到我竟有机会见到我所想看到的东西。
那次是发生在高三那年一天晚上,我因补习较晚回家,由于很急,下了公车后便低着头拼命走想早点到家,也没注意身旁的动静。
就在此时,蓦地得从旁边的暗巷裏突然跳出一个年约四,五十岁的男子,二话不说的就把他身上的大衣一掀。
我的老天啊,他裏面竟然是一丝不褂!
常常在报上或是听同学提起露体狂的故事,但这可是我头次碰到。
老实说我是很想多看两眼的,但我担心他会有对我不利的举动加上我实在也是有点不知所措,毕竟我当时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少女,只好利用微弱的路灯瞄了一眼便跑开了。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不知是兴奋?紧张?还是跑步的关係,我感到我的脸一阵阵的发热,脑海裏全是刚刚那男人的身体,尤其是那根致命武器…….
洗完澡躺在床上,我仍在回想那男人完全兴奋的家伙,黝黑的棒子加上肉红色的尖端,一跳一跳的彷彿在向我示威似的。
我再也忍不住了,把三角裤和上衣脱去,才发现我的身体早已迫不及待的溼润。我把手伸到两腿间,秘处是一片泛滥。我用手指沾了沾骚水开始在小核核上抚摸,快感同时有如浪潮般得袭上我的全身,一波又一波的沖击我的肉体及脑海。
那种触电似的感觉使我忍不住开始呻吟起来,我感到子宫在不断的收缩,我加强了手的力量,也更加快了在核上圆周运动的频率,终于在似乎快要晕过去的情形下达到了高潮。
在高潮的余韵中,我仔细的欣赏我的身体。我有34B的上围,以我162公分的身高来讲,是相当突出的。
我的小腹平坦,腰肢纤细,双腿比例均匀毫无暇疵,加上平常我都很注重保养,乳液的关係使我的皮肤一直都保持在最佳状态唯一令我感到不满的是我的阴毛似乎是太多了一点,即始是穿上内裤也还是无法避免露出些许。
每次去游泳前总是要拿刮鬍刀处理好才敢穿上泳装。人说毛多的女人性慾强,不知是否真的,不过在我身上似乎蛮準的。
经过一年的重考,我很幸运的上了一家在淡水的私立大学,以我的条件很快得就变成男孩子追求的目标。
不过大多数的男孩子不是言之无味,便是一付急色鬼样,骗妳上床后再一脚把妳踢开去骗别的女孩。加上太帅的男孩让我完全没有安全感,所以追我的人虽多,我仍是孤家寡人—直到我遇到我第一个男朋友,杰伟。
和杰是在一次舞会中认识的,起初他来邀我跳Bruce的时候,我对他并没有深刻的印象,但他谈吐幽默且有君子风度,和一些存心想吃豆腐的男孩子不同。
跳过几只慢舞后,我开始对他有了好感,之后我们就开始交往。
从牵手到亲吻,我们也有了进一步在身体上的接触。那天晚上,我们去看MTV,看的是什么片我根本不记得,因为我们从一进去就开始亲吻,互相爱抚。
也不知为什么那天我的性慾特别旺盛,当杰把他的长裤脱下来露出他的小杰时,我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它。
我真的没有想到人身体的一部分竟然可以硬到这个地步,我觉得我摸到的好像一根棍子,看看杰,他似乎很陶醉的样子,于是我也就继续上下套弄它。
『用嘴好吗?』杰问我。
我迟疑了一下,觉得脸开始红了起来。看到我不作声,杰凑过来在我的唇上轻轻一吻说:『不要怕,含进去就是了。』
看到杰的眼神,加上我实在是很爱他,我心软了。
『嗯』我回答。
我跪在他的两腿之间,将脸靠近『它』,凭良心说,『它』是属于粗大型的,我的嘴偏偏又不大,但它那股强烈的男性气味从我的鼻子传到大脑,完全抹煞了我女人的矜持,我把嘴一张把它含了进去。
『嗯』杰发出了满足的声音,我相信他一定是很舒服的,其实这对我而言也是一个刺激的经验。
我的头不断的上下移动,舌尖也不停的在它的头部温柔的绕舔,它在我的嘴裏似乎更加的粗大,我必须拼命的张开嘴才容纳的下,如此持续了一阵我的嘴开始感到酸了,杰也似乎查觉我的心意,轻轻的把我的头移开,脱去我的T恤及胸罩并开始爱抚我的乳房,当他用舌头轻舔我的乳头时,触电般的快感立刻涌上我的全身。
他的鬍渣子磨擦着我的乳晕,微微的刺痛感有如火上加油般的使我的兴奋推向了更高的一层。他的双手开始解开了我长裤的拉鍊,此时我根本没办法也不想拒绝他,当我的内裤也被剥下时,我身上最隐秘的地方便完全呈现在他的面前。
那种被注视的感觉是很微妙的,一点点的羞耻却带来更大的兴奋,以前去看妇科医生的时候也曾有这样的经验,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为了要让医师看的清楚,我的双腿几乎以最大的角度张开,当那位年轻英俊的医生看着我那里的时候,我的感觉就和现在一样。
我知道现在我那里一定早已泛澜一片了,有点担心杰会笑我,不过还好,大概是他看的入神忘了笑了。
他把脸靠近了我的秘处。
『天啊,』我心想,『他要干什么呢?』
当我还来不及反应过来时,他的舌尖已开始在我的小唇外围游走起来了。
『啊…………..』
我忍不住了,除了小唇内外,灵活的舌头也不放过我的核核,舌头每接触到小核一下,我全身就不自主的颤抖一次,我抱紧了杰的头,嘴裏不断的呻吟。
该来的总是要来的,当我感到体内有如千万只蚂蚁在啃食时,杰终于站了起来。
『我要进去啰?』他说。
看到我不说话,他知道我默许了。
他扶着他的家伙先在我的秘处外徘徊了一阵,虽然是在昏暗的灯光下,但沾满了骚水的小光头仍有如灯泡地发出亮光。
当它进入我的体内时,强烈的快感完全掩盖了我的疼痛,粗大的工具被我紧紧的包住,我感到我的体内已完全没有空隙,那种充实的感觉真是女人最大的幸福啊。
藉着我体内不断涌出的骚水,杰可以毫不困难的抽送,当它抽出时,我实在很怕那种空虚的感觉,直到它再送入的霎时,才又重拾那种充实的满足感。
就这样,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快感不断的加强,我知道我快要达到人生最快乐的境界了,我紧紧的抱住杰,他也毫不懈怠地加速了冲刺。
我拼命的伸直了双腿,我感到我的嘴唇冰冷,全身的血液似乎都集中在秘处,我夹紧了它,子宫不断的收缩,终于达到了高潮。
此时,杰也忍不住了,他抽出了他的宝贝,我赶紧握住它套弄,一阵又一阵的白色液体从它的马口裏激射而出,洒在我的胸部,小腹,及我那浓密的丛林上。
尝到甜头之后,我疯狂的爱上性这个玩意,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和杰好好的Happy一番,有的时后一天三次也算是家常便饭,对于性姿势来讲,我更是乐于不断嚐试新的花样,也更知道如何使自己享受高潮。
不过如果你们以为我一定是那种同时交三,四个男朋友的女人,那可就大错特错了,对于杰伟,我可是相当忠实的,性慾强并不代表我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
但是好时光总是短暂的,我和杰伟的快乐日子就在他当兵前夕告一断落。那天晚上我们狠狠的玩了三,四次,到了最后,杰伟的小弟弟彷彿再也硬不起来了,我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放他一马。
自从他去当兵,我的生活顿时变得空虚起来,你知道,那种体内塞满了的扎实感,岂是我的手指可代替的呢?
只好埋头于工作,想甩掉那份空虚的感觉,没想到却是枉然。
一天晚上,正在发愁要如何度过无聊的夜晚时,我突然接到了高中时代好友惠玲的电话………